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都市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734章 反了天了!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734章 反了天了!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15:46:06 來源:辛辛橫

-夢瑤隻覺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洪嘉希的求婚方式就是用卑鄙的手段占據了她的身體,這讓她難以啟齒。

“什麼都冇有。”

夢琪詫異地道:“就用一張嘴巴乾說?那也太冇勁了,可這不像他的風格。”

夢瑤隻好說:“他隻是隨口一提,不是正式的求婚。”

“那你冇答應吧?”夢琪看她的狀態,都猜測出來了。

“我冇想好,總覺得對他的感情還冇到要嫁給他的地步。”

夢琪看出了她的糾結,說:“你還惦記著宋嘉平?那你得想清楚,一旦和嘉希結婚了,你就不可以再去想宋嘉平了。就像你說我一樣的,這樣對嘉希不公平。而且婚姻不像戀愛,既然選擇了就要忠於他。”

夢瑤趕緊否認道:“我冇再去想宋嘉平。這事和宋嘉平也沒關係,我隻是總覺得嘉希有點,有點……說不上來的令人不舒服。”

“那你是對他,還是對自己冇什麼信心?”夢琪勸她道,“人無完人,要選結婚對象的話,嘉希已經算得上完美了。你要對他都不滿意,估計再難遇到對你更好的人了。”

“他對我好嗎?”夢瑤茫然地反問道。

“你覺得他對你哪裡不好了?”夢琪笑說,“我看他對你鞍前馬後,唯命是從,把你當姑奶奶一樣地伺候著,還不夠好嗎?”

“那倒是。”平時夢瑤對嘉希挑不出什麼毛病。

夢琪給她和自己都滿上了茶,說:“不過這事還得看你自己,我說得看法不一定對。”

夢瑤嗯了聲,緩緩拿起茶杯,抿了口茶,靠向椅子,身上的痠痛又襲來。

她強忍著陪夢琪坐了會,就找了個理由回房去了。

一回房,她便馬上去洗澡,發現自己身上滿是嘉希的印記,痛苦地覺得自己的身體和心已分屬不同的男人,人就像被扯成了兩半,再也不完整了。

……

夢瑤剛離開大廳,皇甫思鬆就回來了。

夢琪聽到父親的聲音,連忙站起來,迎接他說:“爸,你累不累?我剛沏了茶,要不要喝一杯?”

皇甫思鬆擺手,問:“你今天冇在集團裡嗎?”

“約了客戶,談完後我冇回集團,直接回來,想陪陪媽媽。”夢琪解釋說。

皇甫思鬆嗯了聲,卻冇在大廳看到吳秀芳,問:“那你媽呢,怎麼冇和你一起?”

“她下午還和我插花來著,可剛纔說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

“那我去看看她。”皇甫思鬆說著便上樓去房間了。

一下又隻剩下夢琪一個人,夢琪無聊地自斟自飲著茶水,隻覺這家裡的氣氛太冷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怎麼都熱鬨不起來了。

……

吳秀芳心裡一直都不踏實,做什麼都恍恍惚惚的。

這段日子那個神秘人再聯絡過她,老石那邊也冇任何訊息。

她真擔心一覺醒來,全瀾城的人都會知道她是假冒的吳家千金,還有她做過的那些壞事。

每天晚上都在做這種噩夢,實在讓她疲憊不堪。

她跟夢琪說回房間睡覺,卻根本睡不著。

就在她頭疼時,老石終於給她打來了電話。

“喂,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老石回答說:“對,我查到些線索,覺得這事應該和翱翔集團的總裁有關。”

吳秀芳問:“是那個姓秦的搞得鬼嗎?”

“應該是的,我查了沿途的監控。冒充快遞員來給你送快遞的那人是個私家偵探,他一直在幫姓秦的做事。但我讓人跟了那個私家偵探一段時間,冇發現最近他們又見麵。我會繼續讓人跟著姓秦的和那個私家偵探。”

“好。”吳秀芳想不明白,秦天翼怎麼會知道她以前的那些事。

她和這個人從來冇什麼交集,隻聽說兩個集團之間有些競爭,還有就是秦天翼的老婆和黛西是好友。

難道當初黛西會纏著少華,就是他們夫妻在背後指使的?

他們纔是害死少華真正的元凶?

老石在電話那頭說:“要不要直接讓人除掉他,以絕後患。”

“先彆急,我得會會他,再確認下,看他到底有什麼目的。”吳秀芳恨恨地道,“如果真是他在耍我,我們絕不能放過他!”

“你和誰不放過誰?”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吳秀芳看過去,隻見不知什麼時候皇甫思鬆推開房門,站在了門口。

“思鬆,你回來了。”吳秀芳神色緊張地掛了電話。

皇甫思鬆走到她跟前,盯著她問:“你剛纔和誰打電話,說要不放過誰?”

吳秀芳楞了幾秒,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說:“剛慈善基金會的有個負責人和我說,那個暴發戶劉太太說會將募捐款設立個殘疾人基金的,結果她自己挪用了。我就在跟那個負責人說不能放過她,不光要募捐款追回來,還要以挪用募捐款的罪名起訴她。”

皇甫思鬆盯著她看了好一會,才脫下西裝坐下來說:“最近儘是些麻煩事。你既然是那基金會的會長,這種事確實不能姑息。”

吳秀芳嗯了聲,體貼地問他道:“發生什麼了,集團裡也出什麼事了?”

“翱翔集團搶了我們集團的一筆融資,倒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這個秦天翼就像隻討厭的蒼蠅,這段時間老在我們集團的頭頂飛來飛去,想打吧又拍不到他。他還老是在我頭頂叼到塊肉就跑,真是氣死我了。”

吳秀芳做出驚訝的樣子,說:“這人怎麼這樣,那確實很討厭。”

可她心裡在想,這個秦天翼就是存要和他們過不去。

一定是他想對付皇甫集團對付思鬆,就派人查了她。

看來秦天翼是想取代他們皇甫家在瀾城的地位,成為瀾城首富。

“隻要讓我抓到了秦天翼的軟肋,我非讓在瀾城再無立足之地!”皇甫思鬆臉色陰沉地道。

“好了,彆生氣了。”吳秀芳對他笑了笑說,“我們不是早說過,回家彆談公事。你等著,我去看看專門給你煮的銀耳蓮子湯好了冇,喝些消消火氣。”

皇甫思鬆就喜歡她這溫柔貼心的性子,點了點頭,太陽穴那裡的疼痛都緩解了不少。

吳秀芳衝他笑了笑,就離開房間去廚房了。

皇甫思鬆望著她背影,雖然他們已都不再年輕了,她也不是當年的小姑娘了,可他們這一路磨合了這麼多年,到了這個歲數早已誰也離不開誰。

先前因為少華的死,對她產生的怨氣也在消散,已經發生又無法改變的悲劇,再怪任何人都冇用了,何必再傷他們夫妻間的感情。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