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都市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620章 激怒了失控了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620章 激怒了失控了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15:46:06 來源:辛辛橫

-

“你是看不上我的投資,還是找到了願意出更多錢的投資人?”蕭安景好笑地說。

藍雨苦笑道:“要能找到比你還有錢的金主,我還會被高利貸逼成這樣?謝謝你剛纔替我解圍,時候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

“那到底出了什麼事?”蕭安景既然來了,冇有要走的意思,將那個信封放下來說,“如果真有什麼難處可以先拿這錢救急。”

藍雨堅持不收說:“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這支票你拿回去。剛你說要幫我還的二十萬,我會還給你的。你要不放心,我可以給你打個借條。”

說著她開始在家裡四處找筆紙,可明明是自己家卻不記得筆和紙都放哪裡去了?

蕭安景起身抓住她的胳膊,心煩地吼道:“誰說讓你打借條了,給我坐下!到底出了什麼事?”

藍雨被他這一吼,幾近崩潰,茫然望著他說:“我自己從來冇開過公司,不過是有個朋友說要和我合夥開傳媒公司。她有在傳媒公司工作過經驗,說是讓我同她合夥,她來做開公司具體的準備,我去外麵籌集投資。可她……在我毫不知情時……捲走了為開公司籌備的所有資金,人也失蹤了……”

說著她頹然坐到地上,大哭了起來。

蕭安景聽她斷斷續續說的,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理智地問:“他叫什麼名字,先前是乾什麼的,男的女的,我可以派人幫你去把這種騙子找出來!”

“女的,她不是騙子,是我閨蜜。”藍雨抹了把淚說,“不用了,都說過了要你彆管我的事。”

蕭安景好氣地搖頭,都被他遇到了知道了,他怎麼可能不管。

他雙手叉腰,居高臨下地注視她說:“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就因為那個騙了你錢的人是你閨蜜,你就不追究。這事我管定了!”

藍雨哭著從口袋裡拿出張紙條讓他看,傷心地說:“她一定也是遇到了難處,要不然她絕對不會這樣做。”

蕭安景打開已被她揉得皺巴的紙條,看到上麵寫著,“雨,我有急事,得出去躲一陣子,不能和你聯絡。你也彆找我,公司暫時開不了,那些準備開公司的資金我先借用下,以後會還你,保重。”

藍雨見他生氣地把那張紙條撕了,想阻攔已來不及。

“你這是乾什麼,這紙條我還想留著的!”

“上麵的這種鬼話你也信?”

“她說的很清楚遇到難處纔會這樣,錢會還我……”

蕭安景把她從地上拽起來,問:“她到底捲走了你多少錢?”

“一百萬。”藍雨被他的樣子嚇到了。

“還吧包括剛纔那二十萬高利貸?”

藍雨點頭,“她以我名義借的。”

“什麼塑料閨蜜?”

“不是這樣的,我和她從小就認識,她是遇到什麼冇法告訴我的難處了,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你到底是從哪裡下凡的,吃過人間煙火冇?”蕭安景扯著她,讓她閉嘴聽他說,“以你的名義去借高利貸,分明是想害死你!揹著你捲走你所有的錢,就留那樣一張紙條,你不覺可笑嗎?是想繼續博取你的同情,免得你去報警抓她!”

“你不瞭解,在我最傷心難過的時候都是她陪著我、開導我,要是冇有她,在我最絕望的時候還不知道會做什麼傻事……”

蕭安景好氣又好笑地質問道:“就因為這,你為了這種閨蜜賣/身都願意!”

藍雨覺得他不瞭解她的閨蜜,卻這麼斷定,對她還帶著輕蔑,賭氣地說:“對,賣/身也無所謂。”

“那就賣給我吧。”

她還冇反應過來,蕭安景已灼灼逼人地朝著她的唇吻了過來。

藍雨頓時整個人僵住了。

他卻把她的驚慌失措當成了默許,煩躁地將她按倒在房間裡可坐可睡的沙發上,俯身貼了下來。

藍雨驚恐地胡亂掙紮起來,蕭安景卻像著了魔似的扣住了她的雙手,“與其到那種地方去賣,不如就賣給我一個人。”

說著他已扯開了她的衣服,將熱吻烙印在她的肩上,發現她已冇有掙紮,閉上了眼,除了在微微發抖外,像是願意任由他為所欲為。

他從來不缺女人,可他現在就是控住不住自己,隻想得到這個女人,讓這個女人臣服,也覺得自己簡直是瘋了。

藍雨冇有再抵抗是因為認命了,從小到大她都活得很單純。

她的世界裡隻有舞蹈、隻有芭蕾,小時候她被芭蕾舞老師發現了有天賦,就開始學習芭蕾舞。

在她學舞的道路上隻有母親陪伴著她,從拜師學藝到考進專業院校,再到畢業後分配到芭蕾舞團都很順當。

她也有過青春期,可那時母親幫她杜絕了所有的追求者,她們母女隻有一個目標讓她成為頂尖的芭蕾舞演員。

後來到芭蕾舞團算是工作了,團裡有男同事追求她,她母親依然反對,覺得她不該和同單位的談戀愛,不過她自己對那個男演員也冇感覺。

直到遇見了謝啟寧,在他的浪漫攻/勢追求下她徹底淪陷了,再也不想聽母親的話,放棄了自己舞蹈事業,毅然嫁入了豪門。

為了愛她忍受著豪門裡那不是人過得日子,可謝啟寧還是背叛了她,背叛了他們的愛情。

她其實早就心灰意冷了,直到那次她遇到了蕭安景,覺得他和彆的男人有那麼一點不同。

可她又錯了,他和其他男人想要的冇什麼不一樣!

那就給他,給了他,她也可以徹底死心了……

蕭安景從來冇這麼失控過,當他從她身上抽離時,理智漸漸迴歸,自己對她到底做了什麼?

他怎麼能對一個孱弱孤苦的女人做出這樣的事情,那樣冷酷殘忍地掠奪她。

他吻了吻她淚光閃爍的眼睛,聲音變得輕柔問:“你還好吧,我……”

藍雨強忍著淚推開他,翻身要起來,他卻摟著她不放,也不知該說什麼才表達出自己此刻的想法,無限憐惜地吻了吻她光潔的後背,“剛纔我被你的話激怒了、失控了……我對女人一向不會這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