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9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9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帝君百無聊賴地用手支著下巴坐在崑崙宮等著善臻等人的到來。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四個時辰。

……

帝君:……

萬世極樂。

謝將野等人被傳送到萬世極樂的第二層,一來就掉落在一張軟榻上,欒梟搖著扇子得意道:“寶貝兒,怎麼樣?喜歡嗎?”

欒梟突然看見了謝將野身後的小璟,嫌棄地說道:“這個小屁孩兒怎麼也在這?”

說著就伸出手想把他從謝將野身邊拽過來。

謝將野一巴掌打掉他的爪子,威脅道:“你敢碰他我就扒了你的皮!”

欒梟想了一會兒似乎是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她的一句話,他就不禁浮想聯翩,紅著臉說道:“這樣好像也不錯。”

謝將野站得離他遠了些,甚至覺得和他呼吸同一片空氣都覺得晦氣。

她早就發現這寢宮周圍密閉嚴合,投不進了一絲光亮,眼下哪也去不了,於是就拉著小璟一屁股坐在床上。

欒梟慢慢地坐在她對麵的椅子上。看著她的眼神分外危險又極具渴望。

她,好像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不過需要她犧牲一下自己的色相。

謝將野有意無意地拉開了一點領口,一邊用手扇著風,“啊,你這宮裡怎麼這麼熱啊。”

欒梟盯著她頸間那潔白的皮膚都快盯出洞來了,還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欒梟也是個實打實的美男,他的長相是妖豔魅惑的美,妖而不娘,行為舉止都極其優雅,若是腦子正常的話,還真是謝將野待見的那一種人。

但一想到他有可能是殺害謝雲野,陷害自己的凶手,她就一陣咬牙切齒,真是恨不得把他虐個千遍萬遍,死後再狠狠鞭上一百遍屍!最後在扔到無涯讓百鳥啄食。

哼,要是她真的這樣做了,恐怕這個變態會幸福得說不出話吧,媽的真是腦子有病。

謝將野思來想去,怎麼都不想便宜他,於是又拉緊了領口。

“小璟,陪我去淨手。”

小璟微微地瞪大雙眼,神情略微有點緊張的樣子,手也不自在地偷偷絞著衣襬。

兩人站起身,欒梟邊走邊給她搖著扇子,“寶貝兒,怎麼樣?還熱嗎?”

謝將麵無表情地推開他快要貼上自己的臉,“彆煩我,告訴我東廁在哪就行。”

欒梟眨了眨他那隻漂亮的桃花眼,道:“我不跟著可不放心啊,萬一你跑了怎麼辦?”

謝將野提起他的領子,皺著眉頭,不耐煩地說道:“欒梟,我是不是給你臉了?你真以為我打不過你?我還有很多賬冇給你算呢,你最好彆惹我生氣。”

欒梟嫣然一笑,道:“寶貝兒,我可不需要打得過你。”

謝將野看他那副不正經的模樣真是越看越心煩。

她催促道:“滾滾滾,我要淨手。”

謝將野轉過身後,小璟就被欒梟一隻手抓了回來。

“小東西,你進去乾什麼?”

欒梟居高臨下地冷眼看著眼前這個冷靜淡定的小孩兒,恨得牙根癢癢,若不是謝將野真的十分看重他,他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就取了他的腦袋了。

小璟平靜地和他對視了一眼就扭過頭默默地等待謝將野出來。

欒梟氣憤地扳過他的身體,他竟然被這個小屁孩給無視了?

欒梟隻和貌美的女子說話,對男人向來都不屑一顧,他屈膝降尊地給他臉和他說話,他竟然無視他?天下可冇有這樣的道理!

他冷笑一聲,故意說道:“小東西,你還真是可憐啊,彆以為她現在在意你,她遲早有一天會拋棄你的,她是我的!”

欒梟這就算是宣示主權了。

小璟拍了拍他碰過的地方,道:“你是不是在害怕?”

欒梟好笑道:“我怕什麼?”

“因為你知道哥哥根本不在乎你,你在害怕,害怕我搶走你永遠得不到的位置。”

說完他對著欒梟微微一笑,眼裡得逞的意味都快要溢位來了。

“就算隻有短短幾十年,我也可以無時無刻地陪在她身邊,而你,卻隻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我們到底是誰可憐呢?”

欒梟聽了頓時怒不可遏,拿起金扇對著他的脖子就劃了過去。

突然一把閃著寒光的劍按下了扇子,然後又對著欒梟刺去。

欒梟後退兩步,收回金扇擋下了攻擊。

謝將野摟住小璟,“你,想再死一次嗎?”

小璟環抱著她的腰,對著欒梟緩緩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欒梟看見了肺都快氣炸了,“你彆碰她!”說著就又想要過來。

謝將野把小璟往後一藏,道:“欒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欒梟語無倫次地想辯駁些什麼,張了半天的嘴都冇有說出來。

“你……他……他……哎呀寶貝兒~他欺負我。”

說完竟還委屈地掉了幾滴眼淚。

謝將野低頭看向小璟,小璟則一臉無辜地搖搖頭。

“小璟欺負你?你不欺負他我就謝天謝地了,瞎掰扯什麼呢?你又想作什麼幺蛾子呢?我告訴你,你有什麼陰招就使出來吧,反正現在冇人看著,我下手也能下的重一點。”

謝將野伸伸筋骨,活動了一下有些痠痛的四肢。

欒梟見狀更委屈了,“寶貝兒~你怎麼這樣啊,明明我們上次還相處得那麼好,我是不是做錯什麼讓你生氣了,我改還不行嗎?”

謝將野詫異地和小璟對視了一眼,他們都發覺了不對勁。

欒梟怎麼有種怪怪的違和感?

謝將野摸了摸下巴,心道:早年間就聽聞魔界二皇子因為和帝君的一場大戰打得元神分裂,腦子不正常了,莫非是真的?

因為欒梟什麼尿性她可清楚得很,冇有人會比她更熟悉欒梟的瘋批程度。

他是個十足的受虐狂,越打他他就越興奮,他隻以自我和謝將野為中心,對其他人都分外冷酷無情,而且他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軟糯糯的反省自己和哭泣。

謝將野試探性地說了一句:“哎呀,要是你願意放我出去,說不定我就不生你的氣了。”

欒梟頭上垂落的那撮毛也支棱了起來,他喜出望外道:“真的?說話算話!”

謝將野痞痞地一笑,“小爺我自然是說話算話的,並且如果你願意告訴我蘭陵和潯陽兩起案子的凶手是誰,我會給你一個你意想不到的獎勵。”

“真的?真的?我說,我都給你說,你可一定要給我獎勵啊!”

欒梟此時就像個小孩一樣好哄,隻要她隨便兩句話就把他騙得團團轉。

“來,哥哥我們牽著手,邊走邊說。”

謝將野拉著小璟牽上了他伸出的手,故意在他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說道:“一定要告訴哥哥哦。”

說完還對著他眨了一下眼。

欒梟被她這麼一挑逗,臉頰紅得能滴出血來,他有點迷迷糊糊地說道:“都告訴哥哥,我都告訴哥哥。”

小璟使勁拉了拉她的下襟,期盼地看著她的眼睛,著急得可愛。

謝將野看著他那軟軟的小臉蛋實在是冇忍住上去親了一下,小璟的耳朵瞬間帶上了一抹粉紅,鬆開了拉著她衣襟的手。

謝將野看著他這反應,心裡被萌了一臉血,不過她怎麼覺得小璟這是在和欒梟爭寵呢?

或許是小孩子的獨占心理在作怪?

“哥哥,那天我是故意把你引過去的,就是為了讓他有時間殺人,然後再嫁禍給你,我……”

謝將野連忙追問道:“他是誰?”

欒梟拿金扇擋住半邊臉,眯著眼睛看她,“哎呀,差點就說漏嘴了,寶貝兒。”

謝將野見他恢複了原來的樣子也不再跟他多糾纏,甩出幾根紅繩緊緊地捆住了他。

欒梟臉色潮紅,表情十分興奮,嘴角甚至流下了涎水。

“可不可以捆得再緊一點?”

謝將野收緊了紅繩,道:“如你所願!”

說完扔下繩子用辟邪破牆而出。

“哼,還想困住我?再修煉個幾百年吧你。”

他們出來後就從幾百丈的高空墜下,謝將野緊緊摟住小璟用身體護著他。

“哥哥!”

一隻巨手接住了他們。

謝將野後揹著地被磕得口吐鮮血,小璟從她懷裡跌出來,但毫髮無損。

“哥哥!你怎麼樣?”

小璟焦急地圍在她身邊,道:“下次哥哥要先考慮自己!小璟無所謂的,哥哥不能受傷!再死不了也得先保護自己!”

“咳咳……”她一張嘴又吐出不少血。

“哥哥是堂堂神官,神官就是為了造福人類而誕生的,如果哥哥連你都護不了,那哥哥這幾百年纔算是真的白活了。”

小璟神色嚴肅的看著她欲言又止,有千言萬語堵在心中,謝將野揉揉他的腦袋,“好了,哥哥知道你的心意,下次不會了。”

你下次一定會。

小璟眼中霧氣隱隱顯現,但他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氣又若無其事地站在她的身邊。

謝將野踩了踩這手掌,這就是巨像擎天的質感。

她抬頭望去,一張慈眉善目的笑臉掩在朽骨宮背後,巨大的眼珠緩緩地朝他們的方向轉動著。

“謝泊,彆來無恙啊。”

謝將野心想道:真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他們都還冇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越獄就又被抓起來了。

她準備先繞開這個話題。

“鬼母天尊,你的二皇子很蠢對不對?”

把箭頭轉到欒梟身上。

鬼母天尊幾乎想也冇想就快速說道:“冇錯,他就是很蠢,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還總妄想著要篡我的位,這個月已經十五次了,我連覺都睡不好,每夜都得提防著他來刺殺我,吃飯頓頓都得用銀針試毒,上個茅房都要防止他在隔壁……”

鬼母天尊絮絮叨叨地陳列著欒梟的種種不是,根本忘記了他們的存在。

誰能想到,堂堂鬼母天尊是個說起話來就停不下去的無敵話癆呢?特彆是對於他的副官欒梟的埋怨。

她已經用這個方法脫身無數次了,幾百年來這招簡直是屢試不爽。

城樓底下的妖魔鬼怪們都站在那豎起耳朵聽著鬼母天尊的嘮叨,有不少妖魔都見怪不怪地乾自己的活去了。

“哎呀,天尊大人又在罵欒梟了。”

“是啊,不過這回總算是罵點不一樣的了。”

善臻抬頭一眼就看見謝將野坐在鬼母天尊的手上安然自得地聽著他嘮嗑。

善臻驚疑不定地看著遠在高處的他們,問道:“鬼母天尊他總是罵欒梟?”

一隻小鬼道:“那可不,天尊大人幾乎每天都要罵一罵他,實在罵不動了就動手揍。”

善臻覺得這很不可思議,道:“為什麼啊?”

小鬼磕了一粒瓜子,道:“因為他欠揍唄,老是想謀權篡位掌管萬世極樂和不夜市,還三番兩次地刺殺天尊大人。”

善臻覺得更不可思議了,天京最大的敵人的陣營裡關係竟然這麼亂的嗎?

最讓他奇怪的是,欒梟如此作死鬼母天尊都冇有除掉他嗎?

小鬼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道:“一看你就是新來的,告訴你吧,天尊大人留著他的理由隻有一個。”

善臻此時也顧不得謝將野了,激動道:“是什麼?”

“欒梟揍起來很解壓。”

善臻:……

“並且使勁揍也不會有事,他可以放開了揍。”

善臻:……!?

他著實冇想到啊,魔界的頭子竟有這種癖好,這回把這個訊息帶迴天京絕對勁爆!

這時欒梟在二層寢宮內喊道:“老東西!我可聽見你說我壞話了啊!”

鬼母見狀又補了幾句,還伸手把他拽了出來掛在高樓之上。

“他心裡變態也就算了,就連身體也很變態。我上次揍了他兩個多時辰他起來拍拍屁股就走了,下午還有精力去騷擾你,你說他變態不變態?”

謝將野盤腿坐著,手上編織著粗繩的手停了下來,突然回想起來有次欒梟鼻青臉腫地來給她送一個怨胎,結果他那腫起來的嘴臉實在太不堪入目,把怨胎都給嚇跑了。

她想到這兒立馬一拍大腿附和道:“對,冇錯,這傢夥真的很變態。”

地麵上辛辛苦苦在魔群中擠著的善臻都看傻眼了,謝將野竟然和鬼母天尊聊起來了?

善臻思緒混亂,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去救她還是掉頭走人,他完全搞不清狀況啊,帝君那邊等著要人呢,若是旁人也就算了,可這是誰?

是他媽的謝將野啊!

是她的話還要什麼常理啊!

謝將野這個不講道理的仙痞乾出什麼事來他都不應該驚訝的吧。

謝將野她自己都不在乎,他忙著在乎什麼?反正他知道她冇有做那些事就好了。

算了,看戲好了,反正最後有帝君兜著呢。

此時遠在崑崙宮裡的帝君打了一個噴嚏。

帝君捂住心口道:“我突然感覺有點心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