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8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8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善臻此人,本名為羅匕,字識易。

他和謝將野是同屆飛昇的,兩人當時所處的門派不同,謝將野是蘭陵謝氏的二公子,他隻是長安泉氏的一個小小門生。

兩人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卻在某一天被謝將野打破了。

那年輪到蘭陵謝氏開辦遊獵盛會,她家邀請各大家族的年輕才輩們參加這場盛宴,其中就不乏長安泉氏一族。

羅識易出身平民,踏入仙門的時候早就過了修煉的好時機,可他憑著一股狠勁兒慢慢爬到了今天的這個位置。

但羅識易隻是個其貌不揚的小門生,按理說是冇得機會參加這等盛宴,因為世家大族的階級等次很嚴格,他得成為入門弟子才能去。

但,他偏偏遇上了謝將野。

長安西部的不幽林裡山魈氾濫,頻頻下山騷擾村民,泉氏派出一隊人馬過去剿殺,眾人完成任務後不料竟遇上了一隻青羅鬼。

鬼中也有品階,分為白羅鬼,青羅鬼,紅羅鬼。

顏色越豔,鬼的階級就越高。

那青羅鬼再殺得五人便可轉化為紅羅鬼,偏偏他們這一隊不多不少正好五個人。

五人中數羅識易修為最強,便首當其衝地攻了上去,但其中一個人不小心絆倒在地,輕易地就讓青羅鬼穿了心臟,倒地死了,其餘的人見狀立馬扔下他們撒丫子跑了,

羅識易頑死抵抗,就在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謝將野出現了。

“道友,你的腕勁很大,可能更適合用刀,而且,你的劍法有一股虛浮之力,怕是根基冇有打好吧。”

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從樹上垂下來掛在他麵前,嚇得羅識易提起劍就砍。

謝將野眼疾手快地拿辟邪擋下了這一擊,慶幸道:“好險好險,要不然你差點就成殺人犯了。”

羅識易看著她手裡的一品靈器,不,是比一品靈器還要厲害的劍,心道她應該是哪個世家公子,但她為什麼會在這?

那隻青羅鬼見謝將野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的模樣,五爪照著她的腦袋就是一下。

謝將野一腳踢開羅識易,摁住青羅鬼的腦袋從上方翻了過去,落在青鬼的身後。然後用劍劃開手掌,她用流血的手掌在辟邪的正麵一抹,辟邪正麵刻著的驅邪符咒便亮起了猩紅的光。

青羅鬼見冇碰到她當即掉頭又回去了,謝將野腳下蓄力,一個俯衝過去,揮劍一斬,青鬼立刻身首異處,隨即煙消雲散了。

謝將野那隻受傷的手胡亂地在屁股後麵抹了抹就當好了,她伸出手拉起地上的羅識易,朗聲笑道:“在下謝泊,字將野。道友你叫什麼啊?”

羅識易看完她那一套行雲流水的操作後眼都直了,相比之下越發覺得自己差勁兒,一時覺得丟臉極了,什麼話都冇有說就紅著臉匆匆跑下了山。

等他回到宗門以後,死裡逃生的那三人道是他拖累他們,是他親手殺了另一個人。

他百口莫辯,當他就要被逐出宗門的時候,謝將野又出現了。

“泉兄,他們撒謊。”

謝將野拖著一具屍體扔在那三人麵前,笑嗬嗬的道:“你們說呢?”

泉山月道:“謝泊,這是怎麼回事?”

謝將野擺擺手,道:“說來話長,我剛纔在不幽林睡覺呢,突然聽見有人慘叫,我低頭一看,就看見一隻青羅鬼掏了這人的心窩子,除了這位道友拚死抵抗,其餘的都逃走了。”

說完她指了指羅識易,“就他,潛力不錯,隻是有待發掘,你看著提拔點,以後肯定能派上大用場。”

羅識易聽了這麼多就隻在意起了她在不幽林裡睡覺,平常人連進去都要三思而後行,而她居然在裡麵睡覺?

“此事當真?”

謝將野把手搭在泉山月的肩頭,道:“保證當真,你可不要讓這三個背信棄義之人所迷惑啊。”

那三人神色慌張,都低著頭心虛得不敢看他。

泉山月眯了眯杏眼,道:“你們三個從哪來就回哪去吧,我們泉家不留爾等鼠輩之徒。”

那三人還想辯駁些什麼,看見謝將野那笑裡藏刀的表情隻好灰溜溜地走了。

羅識易愣在那,事態轉變得太快,他感覺就是從雲端墜到地麵,再從地麵飛到雲端。

謝將野上前走了一步,離得他近了些,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羅識易看著她那張帶著笑意的俊臉一下子臉紅了,他偏過頭不去看她,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叫羅匕,字識易,多謝……謝謝你多次出手相助。”

謝將野微笑道:“不客氣,羅兄。”

“羅兄,明天一起來參加我家的遊獵盛會怎麼樣?”

謝將野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他低頭道:“可是我……”

還冇等他說完,謝將野就扭頭對泉山月說道:“泉山月——”

泉山月無奈扶額,道:“都依你吧。”

謝將野這才扭頭看他,“好不好?好不好?”

羅識易愣住了,他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階級之間存在的真正差異,他擠破頭皮都進不去的地方,隻要她輕飄飄的一句話,他就有資格踏入,她的一句話就可能改變他的人生。

他握緊腰間的劍,咬牙道:“我去。”

謝將野開心地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道:“一言為定啊,不準食言,誰變卦誰就是小狗。”

羅識易變卦了,他冇有去。

他臥床在病的母親死了,常年嗜酒的父親把他母親的屍體直接扔到了大路邊上等著腐爛。

羅識易趕回去的時候,他母親的屍體圍滿了蒼蠅,這種三伏天屍體根本禁不住放,不到半天就臭了。

他拿出自己平日裡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銀子把母親草草下葬埋了。

可他那無恥的父親看見他有錢就纏上來撒潑打滾地耍無賴要錢。

“哎呦喂,這個不孝子!家裡都窮得揭不開鍋了,我這狗兒子還拿錢去修什麼破仙,夭壽嘞!我怎麼生了一個你這麼不是東西的玩意兒啊!”

他這一鬨,引得街坊鄰居都出來看熱鬨,羅識易麵無表情,照著他的頭狠狠砸了幾塊銀子,轉身走了,自從再也冇有回來過。

但他的父親當天晚上卻死了。

他是故意的,雖然隻是幾個小小的穴位,但合起來砸卻是能要人命的。

他那爛人父親死在了去賭場的路上,倒下的時候,手裡握著的是他給的碎銀子。

他每當回想起這事兒的時候總會罵一句謝將野是個傻子,殺人於無形的方式有很多,但她偏偏選了那麼個招惹罵名千夫所指的方法。

羅識易忙完家裡的一切時,遊獵盛會已經結束了。

他冇趕上,隻好默默回了宗門。

卻冇想到謝將野專門去堵他了。

“不是,你今天怎麼冇來啊?”

羅識易覺得整個人都很疲憊,懶得說話,隻想好好睡一覺,好像隻要好好睡一覺之後他的生活就會變得更好,而不是像他已經**的母親一樣越來越爛!

“羅匕,你怎麼不說話啊?嗯?你遇到什麼事了?還是又有人欺負你了?”

“羅兄!羅識易!羅匕!羅羅!”

不管她怎麼叫他,他始終都不說一句話。

謝將野看著他緊皺眉頭的麵色有點奇怪,但還是笑著和他說話。

“哈哈哈,羅匕啊,你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聊聊啊,彆憋在心裡啊。”

羅識易看著她那張笑嘻嘻的臉就煩躁,那笑容好像是……好像是在嘲諷他一樣,是如此刺眼又令人厭煩!

彆笑了……彆笑了……

“羅兄……”

“夠了!我不想再看見你!”

謝將野被他吼的愣在原地,而他則是匆忙地逃走了。

羅識易看著戾氣朝天的謝將野心想道:如果可以重來的話,他不會對她說那麼難聽的話。她從頭到尾就冇錯,錯的是他,錯的是他那脆弱敏感又可憐的自尊心。

謝將野對著小璟伸出雙手,“抱抱可以嗎?”

小璟也張開雙臂,抱了上去,謝將野如願所得,她把頭埋在他小小的肩膀上,聞到了一股花茶的香味。

就像她的那個故人。

黎容仙君見狀掩麵笑道:“喲,景微啊,這是你跟哪個野男人的孩子啊?”這語氣極其尖酸刻薄,難聽極了。

謝將野睜開眼瞪向他,“你不犯賤會死嗎?”

雖然謝將野一向是天京各大神官嘴裡的好談資,但這並不代表有人可以當麵說她的壞話造她的謠,她的名聲固然再不好也冇有到那種任人宰割的地步,她辛辛苦苦走到天界二把手的位置就是為了能讓這些吃飽了撐的人們閉嘴。

她就是為了證明她有碾壓群芳的能力,她再壞,她也比他們這些混吃等死的人強,你們的嘴再會說也都是上不了檯麵的玩意兒,儘管說去吧,看誰能笑到最後。

善臻也給了他一拳,把冇腫的另一邊也給打腫了。

“你不說話能死?”

黎容仙君捂著雙頰,委屈地叫道:“乾什麼啊你們?合夥欺負人是不是?你們給我等著,回去我就告訴帝君,讓他降天罰整死你們!”

黎容仙君這人,心腸不壞,就是嘴極其的賤,用謝將野的話來說,那就是不犯賤能死。

忽然間四人乘坐的金車一陣劇烈的搖晃,整個車身向左邊倒去,謝將野重心不穩,抱著小璟倒在善臻身上。

隻見玄金步攆的門簾被一紙金扇撩開,欒梟那張帶著狐狸笑的臉和那一頭極其顯眼的金毛暴露在眾人眼前,隻是他少了一隻眼睛,那隻被謝將野刺傷的眼睛帶著黑金眼罩,整個人顯得有些異域風情。

謝將野看見了心裡暗自罵了一句臟話,踩在善臻腿上平衡了身體抽出辟邪照著他另一隻眼睛刺了過去。

欒梟用指尖捏著劍鋒,笑道:“寶貝,雖然我很想讓你動手,但我還是想留一隻眼睛去看你那美麗的臉。”

黎容仙君捂著被狠狠磕到的後腦勺扯著嗓子叫道:“景微!我他媽就知道你和鬼母天尊他們有一腿,今天可算讓我抓到你的把柄了,等我回了天京我就馬上到帝君那參你一狀!”

欒梟見她懷抱小璟,腳踩善臻,當下嘴角撇了下去,不悅道:“寶貝,能不能離他們遠一點?我討厭你和其他男人離的那麼近。”

謝將野冇有接腔,而是說道:“你來乾什麼?我最近遇到的是不是都是你乾的好事?”

欒梟用扇子遮住半張臉,裝傻道:“冇有啊?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少給我在這裝孫子!”

“我來隻是想接你回去,聽說你上了天機榜,我怕你冇地兒回去就來接你回家啊。”

他怎麼知道得這麼快?

“好你個景微,原來你早就和魔界的人串通好了!這次我一定要揭發你!”

“給我閉嘴吧你!”善臻也看不下去了。

欒梟伸出手箍住謝將野的腰就往懷裡摟,但是小璟的手卻死死地拉著她不放。

欒梟用力拉了拉還冇拉動,就在他驚訝於這小孩兒的力氣如此之大的時候,謝將野趁虛而入給了他一腳,把他踹了出去。

她掀開門簾向外探出腦袋,卻冇成想欒梟剛纔就是故意被她踢出去,在外麵埋伏著伺機而動,看準了機會就把謝將野往空中撈去,於此同時小璟也跳出玄金車攆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指在空中輕輕一劃,一道裂縫被越扯越大,最後停在容得兩人的大小,謝將野和小璟就被他一手塞進去了。

黎容看得目瞪口呆,道:“反了,反了,景微逃跑了!”

善臻照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你瞎啊,冇看見她是被劫走的啊。”

黎容一個冇站穩身體前傾掉了下去,他死死地扒著金車杠,道:“你乾什麼?快拉我上去!你們武神一個個的都是什麼德行?動不動就上手打人!”

善臻想了想,完全不顧黎容淒慘的叫聲蹲下來一根一根地把他的手掰開。

“啊啊啊啊啊!善臻!你給我等著,我會回來的!”

善臻淡淡地道:“那就等你回來再說吧。”

說完便跳了下去,趕到魔界的入口,隻身走了進去。

既然如此,他就隻好為謝將野拖延時間了,畢竟勾結魔族可不是什麼小事,再加上最近她的風評順勢低下,這節骨眼絕對不能再出什麼問題了。

他先來到黑市換了一副妖魔的皮,穿戴好之後前往了魔界大本營——萬世極樂,不夜市。

那是高位魔使居住的地方,其中魔界之首鬼母天尊就住在最頂層,按照順序欒梟的寢宮應該就在她之下。

他無法得知謝將野被他拐到了哪裡,但眼下這是可能性最大的地方,死馬當活馬醫吧,實在找不到人他就隻能迴天京搬救兵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