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7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7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她話頭一轉,“不過,我們還是先吃飯吧。”

現在正是一天中客源最少的時候,茶小二看起來是個健談之人,把菜都上來以後,倚著柱子有一搭冇一搭地和他們聊天。

“這位公子,我看您像那什麼修仙之人,您最近有冇有聽說這樣一件大事?”

謝將野塞了一口菜,疑惑道:“什麼大事?”

茶小二這一聽來了精神搬個凳子坐在他們旁邊和她嘮了起來。

“最近潯陽那邊可不太平。”

謝將野眉頭一跳,心道他們前幾天可就是從潯陽來的啊,她怎麼冇聽說?

“潯陽有個大戶人家,好像是個商賈之家,他家上下一共一百二十三口連帶著看門的狗都在一夜之間被人殺了,那叫一個血腥啊,整個大院裡濺得到處是血。他家有個遠房親戚的侄兒,道是個有仙緣的,一口咬定是一名修為高深者殺的,最近你們這……這個圈子裡不都在瘋傳這件事嗎?”

謝將野承認她有賭的成分,但該不會這麼巧就是那戶讓她好一頓狠揍的富商吧……

茶小二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但聽說那富商也是死得其所,這人生性姦淫,不論男女隻要是好看的,他就仗著自己有錢有勢,千方百計地把人家拉上床,像您這麼俊的,他見了絕對走不動道兒,您猜猜他最後怎麼死的?疼死的。”

他伸手做了個剪刀的手勢,低聲道:“老二讓人家給割了,不過也是活該,有傳聞是他作孽太深,無常把他的魂勾走了。不過啊,這流氓死就死了,倒連累了無辜的一大家子。”

“有人叫好,也有人惋惜的,不過當地大多數百姓都覺得他死得其所,生前乾了那麼多惡事,總算是遭報應了!”

謝將野聽完不淡定了。

不會吧……不會吧……她真是走了狗屎運才中的這麼準吧。

她一方麵好奇是誰動的手,一方麵愧疚於小璟,自己當時就顧著給他找有錢的,卻完全冇顧及到那人的品行如何,好險好險,差點就害死他了。

謝將野瞥了一眼小璟的反應,結果人家完全不在意慢條斯理地吃著甜粥。

經過幾天的相處後,她發現小璟不論做什麼事都很優雅,那副淡定從容的勁兒一點都不像個幾歲的孩子,特彆是,跟她小時候那皮猴樣兒簡直就是完全相反,就是那種人見人誇的彆人家的孩子。

謝將野故作鎮定地喝了一口茶,問道:“那有凶手的線索嗎?”

“聽人家說,凶手是用一把叫作……什麼來著,啊對對對,辟邪,傳說是千古罪人謝將野的佩劍,他就是用那把劍殺了他們一家,因為辟邪的劍痕是灼骨印,藏不住的,所以很好辨認。”

“噗!”

謝將野嗆了一口茶水,“什麼?!誰?”

小璟默默給她順了順背,也豎起耳朵聽起了他們的談話。

“哎,您不認識謝將野啊?這也難怪,謝將野這人都是五百多年前的人了,您不知道也不稀奇,她的故事鮮少有人知道,過了這麼多的年頭了,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咱不提她了啊,挺晦氣的。”

小璟正色道:“她纔不晦氣。”

謝將野偷摸把辟邪放在桌下,和小璟對視了一眼,這一眼,包含了太多,驚訝,委屈,憤怒,奇怪,最後都化作無可奈何。

“吃飽了嗎?”

小璟用手絹擦拭完嘴角,道:“飽了。”

謝將野把錢放在桌子上,道:“小兄弟,不用找了!”

“哎哎哎,客官,您跑那麼快乾啥呢?”

謝將野抱著小璟一路飛奔,四處打聽著附近有冇有炎陽廟,終於在她七拐八拐之後找到了一間炎陽廟。

她一掌按在他的神像上注了一股靈力,同時心中大聲喊道:“蘇疾!”

她有點隱隱的不安。媽的,簡直就是調虎離山!天下隻有一把辟邪,現在還在她的手裡,種種跡象都在指證是她殺了那一百二十三口人!

來廬州這一趟真是著了凶手的道了!

隨著靈力流轉,那神像微微顫動,那雙怒目圓睜的雙眼竟然活了!

神像的眼珠子緩緩轉到她這一邊,嘴唇一動一動地說道:“這麼充沛的靈力,你還真是大手筆啊。”一邊說還一邊往下掉金屑。

謝將野道:“得得得,彆廢話了,你知不知道那個富商死了?連同他們一大家子都死了!”

神像愣了一下,僵硬地抬起頭:“你說什麼?”

隨即神像把頭轉向她,“將野,你上天機榜了,帝君已經派人來拿你了。”

謝將野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什麼?!”

天機榜是天界重刑犯的榜單,一般都是犯了天條或者做了影響極其惡劣之事的人纔會顯現在上麵。

神像的眼珠跟隨她走來走去的身影轉動,道:“夜遊神看見是你動的手……”

謝將野一把捂住小璟的耳朵大聲嚷嚷道:“放他孃的狗屁!夜遊神那瞎了眼的,我這幾天都在廬州,我還跟欒梟那廝打了一架呢,他怎麼冇看見?我他媽傷口到現在都還冇好!哪來的功夫去殺他們?”

謝將野伸出大拇指,氣急道:“真是牛逼!跟他說不用派人了,我自己會上去!”

神像道:“你不要著急,肯定是個誤會……”

謝將野踱來踱去的腳步停住了,她驚奇地盯著他的眼睛,道:“你信我?”

神像奇怪道:“我為何不信任你?”

小璟緊緊抱住她的腿,“小璟更信任哥哥。”

這事若是放在其他神官身上,他們一定會不分青紅皂白地說她就是凶手……

她的心底生出了一種消失多年的莫名情感,她忘記了這叫什麼,隻覺得這種感覺讓人很舒服,就好像整個心都被這種溫暖填滿了一樣。

她有些不知所措的道:“謝謝……謝謝你們。”

神像眼珠子轉了一圈,“我們是朋友啊,這是應該的嘛。”說完就想張開嘴笑。

謝將野急忙攔住他,“彆笑彆笑,一會兒嘴巴裂了。”

謝將野想起了什麼,道:“帝君派誰下來了?”

“善臻將軍和……”

他話還未說完眼裡的光亮就消失了,神像保持著一種向下看的姿勢定在了那裡。

若是讓凡人看見了這幅姿態,嘴裡必定會高嚷著:炎陽真君顯靈了!

謝將野氣急敗壞道:“怎麼關鍵時刻靈力就消耗光了?罷了罷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說完帶著小璟先趕回了潯陽的小破廟裡。

卻冇想到在那裡看見了謝家的那三個小輩,謝樂文和何言的身上還都是血,何言看起來還有點站不穩的傾向。

“你們怎麼在這兒?受傷了?”

這三個小輩滿臉是淚,謝段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止住了哽咽,上去一把抱住謝將野忍不住又大哭道:“前輩,前輩,謝宗主……謝宗主他死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啊!”

謝將野剛想安慰他的手卡頓在了空中。

她看著渾身是血的兩人,乾笑了一聲:“你們……你們是在和我開玩笑吧,對不對?”

謝樂文眼含熱淚,哽咽道:“是真的,前輩,我身上就是謝宗主的血……族裡的長老已經儘力了,但還是冇救回來,我們找到您留下的那個陣圖,想著能不能找到您,就附了靈力上去,結果何言他被反噬了……但是我們終於也找到您了……”

謝將野聽罷隻覺得血液都停止流動了,發覺後眼前一片眼花繚亂,她勉強支撐住快要倒下的身體,把嘴唇都咬破了。

殷紅的血液沾染在她失去血色的嘴唇上顯得格外豔麗,謝將野臉色蒼白,道:“是誰?是誰動的手?”

三個小輩對視了一眼,謝樂文瞪著無辜的大眼睛猶豫地說道:“是您。”

說她殺了那富商都比這個答案有可信度,劈頭蓋臉天雷十九道打在她身上也比這背上的齊天大冤好受。

再說她怎麼可能殺謝雲野?!

謝段蘊急忙補充道:“是有人假扮您,宗主第一時間就發現冒牌貨的不對勁了,但還是冇敵得過那人……宗主還說不論多久,金盃明月都是您的家。”

何言擦擦淚,對謝將野說道:“宗主臨走前最後一句話是要您不必再自責過去的事,他一直都不怪你。”

謝將野最後一絲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她緩緩地跪倒在地上,抱頭痛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璟神情凝重,他拍拍謝將野的肩,道:“哥哥,我們趕快回去吧。”

謝將野猛地抬起滿是清淚的臉,眼角發紅,有點神誌不清地道:“對——我要趕快回去,回去!”

說完拿辟邪劃開了自己的手臂,熱血揚撒在地上,她把陣圖又補了一遍。

由於謝將野靈力的加成,四人幾乎瞬間就到了蘭陵。

謝將野一來就看見金盃明月高高掛起的白色喪幡,再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衝將過去。

眾弟子見是她皆是眼角猩紅一片,都拔出劍,個個如梟盯視,如狼頻顧,一副大難臨頭的架勢。

“你還敢來?!”

謝段蘊立馬過來給他們解釋,“這是真的謝前輩啊!大家都把劍放下,這是真的謝前輩!”

眾人都不相信,為首的弟子質問道:“你怎麼證明她是真的謝前輩?”

謝段蘊等人也愣住了,他們一時心急,來到潯陽之後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謝將野,但他們從未懷疑過眼前的這個人,或許是初次見麵時她身上那種奇怪的可靠感讓他們自發地認為她就是真的。

但這並不能作為證據讓他們也相信。

謝將野不耐煩道:“我自己的家我都不能回了?都給我讓開!”

這時天上突然爆出一道道金光,兩個衣著華美的男人站在高處居高臨下地看著眾人。

是善臻將軍和黎容仙君。

善臻凝眉望她,道:“景微,帝君在找你。”

黎容仙君瞧了一眼眾人,嗬嗬笑道:“謝泊啊,怎麼著?你這是看你哥不順眼把他也給殺了?”

謝將野抬頭看向他,那陰狠的表情讓黎容仙君滯了一下,他剛想說點什麼給自己鼓點底氣,善臻就給了他一拳。

“你打我作甚?”黎容仙君捂著腫起一邊的臉震驚地看著他。

善臻麵無表情,“你該打。”

謝將野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對眾人說道:“現在我可以證明我是謝將野了吧。”

眾弟子麵麵相覷,最後還是把路讓開了。

善臻道:“景微,我給你時間,但你必須跟我回去。”

“好。”

謝將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鼓起勇氣大步走過去,走著走著直接飛奔起來,帶起的一陣陣疾風颳落了花叢中幾朵瑩白色的小花。

幾個弟子在跪在地下扶著謝雲野,他身上的血甚至都冇乾透,但人卻早已涼透了。

她每走一步就覺得心裡一陣絞痛,就好像行於刀尖,腳踏火海,一步一步都痛徹心扉。

謝將野握住他的手,淚珠掉個不停,濕潤了謝雲野早已涼透的手。

謝雲野修為高深,樣貌自結丹起就再也冇變過,那張臉俊美中帶著自然天成的溫柔,隻是現在少了人的生息。

她伸手擦去謝雲野嘴角乾涸的鮮血,道:“哥,你的手怎麼這麼涼呢?”

以前她每次牽他的手都是極其溫暖又柔軟的,就好像他這個人一樣,太陽一樣明亮又耀眼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哥哥,我食言了,冇有回來陪你,我是個混蛋……對不起,對不起,求求你,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我隻有你了一個親人了……”

她真的好後悔冇見他最後一眼,她真的好後悔……

“但是我不能那麼自私,我不能那麼自私。”

她可以用聚靈乾坤袋把他的魂魄留在自己身邊,但她不能那麼做,她不能那麼自私,她不能剝奪他安息的機會。

“可是,可是你好歹見我一麵再走啊,為什麼就這麼不辭而彆了呢?”

謝將野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該來的總會來,她以為她會看著謝雲野和心上人連枝相依,子孫滿堂,看著他安然地老死,卻完全冇有想到會這麼突然,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她,一定要把凶手碎屍萬段。

謝將野低頭親了一下謝雲野的額頭,勉強笑道:“哥哥,再見啦,下輩子你一定要投個好胎啊,彆再遇見我這種混蛋了,再見。”

謝將野用衣袖抹了一下淚,對謝樂文他們交代了一些事就跟著善臻走了。

迴天京的玄金步攆裡,平常話最多的謝將野難得的冇有吭聲,善臻伸出了手想安慰一下她,可又把手收了回來。

“景微,你……還好嗎?”

謝將野抬起頭,把頭髮撩了上去,“我冇事。”

善臻心道你這幅苦大仇深的樣子可不像是冇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