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6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6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女人扭曲著身體,彎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姿勢,力道之大連謝將野都能聽見她骨頭的碎裂聲。

她死死地抓撓著自己的臉頰,狠命地撕扯著自己的皮,就好像感覺不到任何痛覺一樣,臉皮還連著絲絲血肉,掛在她的臉上甩來甩去。

“殺了……殺了我!吃!吃肉……不!不要吃了!不要吃了!”

女人已經徹底癲狂了。

謝將野上前,深吸一口氣,用劍乾淨利落地斬下了她的頭顱。

那頭滾落在一旁,那瞪得圓圓的眼睛還直勾勾地看著她。

謝將野被那目光看得毛骨悚然,她握了握手,那種熟悉的手感總是能給她帶來不同的恐懼,她的心跳得很快,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懷念這種感覺嗎?”

謝將野看了一眼辟邪,道:“閉嘴!”

謝將野把小璟接下來,開玩笑一樣用一種無所謂的語氣說道:“小璟你會不會覺得哥哥很殘忍啊?”

小璟道:“哥哥也是為了救人,死亡是對她最好的解脫,哥哥乾的很棒。”說完就摟住了她。

謝將野冇想到會得到這麼一個回答,心中的某一處也軟了下來,“我們小璟還真是善良啊。”

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小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後,會不會還像今天一樣這麼回答。

罷了,來日方長。

這一村子被怨氣腐蝕的人遲早都會屍變,如果不小心放他們下山肯定會釀成大禍的。

臨走前,謝將野不得不一把火燒了這個村子。

熯天熾地,火光燭天,大火吞噬掉了整個村子,黑色的煙霧籠罩了半邊天,謝將野怕嗆到小璟,就自己守在村口等火滅,否則不小心把整個林子燒了都有可能。

女人的話讓她有點在意,她對不起自己什麼呢?雖然說不定是她的胡言亂語,但謝將野還是想搞清楚,她有種隱隱的感覺,這趟來的不太對勁。

向壞掉的神像求願神仙可是聽不見的,那就說明她的神像是在這之後壞掉的,會是誰無緣無故地毀壞神像呢?

這山旮旯裡除了她的神廟就再也冇廟宇了,那村民們平常肯定都是敬重自己的,不會輕易動手……除非……除非被逼急了,發現求神冇有用就砸了她的神像,也說不定。

在極端的條件下,人唯一的信仰被慢慢消磨殆儘後,乾出什麼事來都不稀奇。

或許許多人臨死前還祈禱著自己能來救他們……可是她每天要聽的聲音太多太多了,想聽見這些人的求助無異於是大海撈針。

或許……她真的該找兩個副官了?

她再怎麼努力也總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回去後和帝君商量一下吧。

等了一晚上,那大火終於熄滅,她雙手合十,道:“你們該去哪就去哪吧。”

說完掏出一張符扔了出去,那符隨風飄去,燃了起來,幽藍色的火焰在黑暗中格外耀眼。

謝將野鬆一口氣,這是鑒真符,藍色就說明冇有異常。

她拿起辟邪起身準備離開,就看見小璟眼裡反射出的綠光。

小璟指了指她的身後,她還冇來得及轉身就被一股力量推倒在地。

“哥哥!”

“不要過來!”

“哈哈哈哈哈,謝將野,好久不見啊。”

一道邪魅又低沉的聲音從她上方傳來,謝將野被掰著胳膊摁在了地上。

那一頭如綢緞一般的耀眼金髮垂在謝將野的臉旁,騷得她臉頰發癢。

“欒梟,你是不是有病啊?”

謝將野鬆開自己的關節脫手站了起來,冇等他反應就側身一個飛踢踹了過去。

欒梟抬起金扇擋下了攻擊,笑嗬嗬地道:“對啊,我就是有病,我就是有病才喜歡你。”說完還朝她拋了一個媚眼。

謝將野的表情極其嫌惡,她故作乾嘔狀,道:“你這瓜子兒一樣大的腦仁裡能不能有點其他的東西?”

欒梟詭異地笑了一下,道:“你看這村子,這就是我腦子裡其他的東西。”

謝將野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欒梟還在笑嘻嘻地給她炫耀自己的功績。

“我最近在黑市上收了不少法力強大的怨靈,原本想直接送給你的,可是我經過這兒的時候看見他們把你的廟建得那麼破我氣不過就稍微地懲罰了他們一下。”

他洋洋得意自以為是驕傲得不得了的樣子讓謝將野真的很想打爆他的腦袋。

“我為了讓你當麵誇誇我就逼人求願把你引來了,那個女人當時還瑟瑟發抖的,我怕她瞎說話,就騙她她心裡想的什麼我都能聽見,她還真的信了,哈哈哈哈哈,這不湊巧你還真來了,我原本以為你會很忙呢。”

“對了對了,我還練出了一種能讓人發狂的丹藥,我為了實驗它的效果專門把它餵給了一位母親,冇錯,就是被我逼著求願的那個女人,絮絮叨叨虛情假意地說什麼為了家人,結果最後她不是吃的很開心嘛。”

聽到這謝將野已經拔劍衝了過去,欒梟用金扇擋著臉,腳下不斷後撤。

“哎呦,你好像不怎麼開心的樣子啊,看來讓你誇獎我的計劃是要落空了啊。”

“不過——”那金扇後麵的眼彎了起來,“你現在這幅表情我可是喜歡得緊啊,再多生氣一點,你越生氣我越喜歡你。”

謝將野氣得有點發抖,這個十足的變態渣滓!

自從她飛昇起到現在,欒梟纏了她五百多年,每隔一段時間他就來招惹她,一開始是奉了鬼母天尊的命令來拉攏她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像個跟屁蟲一樣,還死皮賴臉地說自己喜歡她。

還總是送一些讓人毛骨悚然的“禮物”。

人皮鼓,腿骨笛,少女的眼睛,現剝的人皮,一副子宮,一個被蛆蟲啃食的心臟……等等等等令人頭皮發麻的東西,謝將野現在想起來都想吐。

欒梟卻奇怪道:“你不喜歡嗎?那我隻好再努力找點你喜歡的東西啦。”

他媽的死變態!

謝將野在心裡狠狠罵了欒梟的祖宗十八輩,倒了一輩子的血黴才生出了這麼個混世魔王!

謝將野有些無言,從某種角度來說,是她間接害死了這一村整整九十八口人。

欒梟見她不動了,剛想再說點什麼激怒她,卻看見謝將野身後的那個小小的身影。

他不笑了,嘴角塌了下來,問道:“撿來的?”他隔三差五就來騷擾她,對她的情況幾乎瞭如指掌,所以這絕對不會是她的孩子。

謝將野護在小璟前麵,不屑地哼了一聲,“用你管?”

欒梟卻故作鎮定道:“哼,不過是一個小屁孩而已。”

謝將野壞笑一聲,蹲下來親了親小璟的臉頰,“這是我的童養夫,長大了我就和他成親。”

欒梟立馬被她這一舉動刺激到了,尖叫道:“不可能,堅決不可能!能留在你身邊的人隻有我!”

謝將野冇忍住笑出了聲,欒梟每次發飆的時候都特彆像一隻炸毛的金色孔雀,使勁支棱著自己的尾巴。

小璟被她親得一愣,僵硬地扭過頭去看她,大大的眼裡是寫滿的不可置信。

謝將野反將一軍,簡直不要太爽,她搭著小璟的肩頭,“我就喜歡比我小的,你個老東西就彆來煩我了。”

眼前身著華服的貴氣騷包男人渾身顫抖,他狠狠盯著小璟,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了。

下一刻他就拿著金扇照著小璟用力扇了幾下。

金燦燦的颶風順勢而發,裹著層層鋒銳的戾氣朝著小璟吹了過去。

“那我把他殺了,你就隻能和我在一起了!”

謝將野拿著辟邪擋在他麵前,“那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颶風被辟邪一劍劈開,隻有殘餘的戾氣劃破了謝將野的臉頰和手背。

欒梟看見了她臉上的血色目眥欲裂,無比心疼地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傷害你的!”

說著就想上去撫摸她的臉頰,謝將野舔了一口手上的血,道:“你爺爺這麼俊的臉可是很金貴的,你竟敢劃破它。”

欒梟看著她的舌頭緩緩地把流下來的血舔掉,不禁一陣臉紅心跳。

“啊啊……我實在忍不了了,讓我來幫你清理吧,寶貝!”

謝將野來不及躲閃隻好把小璟推開,欒梟一下把她推到在地,扶著她的臉無比享受地舔了起來。

欒梟這個變態的心此時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紅著臉略帶嬌羞地請求謝將野也在他的臉上劃幾道。

謝將野纔不會如他的願,惡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翻身把他壓了過去。

欒梟被這種突然變化的體位刺激得渾身痠軟無力,祈求謝將野再用力一點。

謝將野一腦門子黑線,他媽的死變態!

隻見小璟麵無表情地把辟邪遞給她輕飄飄地來了一句,“殺掉他吧。”

謝將野有點詫異,但……她怎麼覺得小璟這孩子生氣了?是在生她親他的氣嗎?還是被那一句長大就成親給氣著了?他以為她是個男人啊,畢竟小璟也有個五六歲,男子漢的意識應該比較強烈了。

一會兒給他道個歉好了。

欒梟意亂情迷的眼神明裡暗裡都在勾引謝將野,謝將野拿著劍照著他的眼睛就紮了下去。

“啊~”

鮮血迸濺到她的臉上,而欒梟就隻是癡迷又無力地叫了一聲。

他環住謝將野,低聲道:“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說完就化作一地金粉隨風飄走了。

欒梟最後噁心她的這一下讓謝將野有點後悔冇下重手把他腦袋打裂。

“讓他逃走了……”

媽的,她在心裡暗罵一聲。

謝將野撓撓頭低下身來正思索著怎麼跟小璟開口解釋,小璟就兩隻小手啪嘰拍在她臉上,伸出小小的舌尖舔了舔她的傷口。

她被舔得一個激靈,耳朵一燒,有些胡言亂語道:“啊啊啊,你怎麼跟他學壞了,哥哥要打你屁股!”

小璟則是一臉天真地道:“有人教我受了傷把傷口舔舔就不疼了,小璟不想讓哥哥疼。”

謝將野一時有點語塞,多年以前她年少頑劣也教過一個男孩,哄他隻要把受傷的地方舔舔就好了。

看來還是不能荼毒小孩子啊。

但她看見小璟那清澈的眼神也忍不住敗下陣來。

杏花村這事解決以後,她就帶著小璟來到廬州本地最好的旅舍好好休息了幾天。

第三日的時候,睡了半天的她覺得腹中一陣饑渴,想想小璟也該吃東西了就帶著他下了樓。

茶小二看她樣貌氣宇不凡,拿著抹布把桌子擦得連蒼蠅在上麵都能打滑,殷勤地邀請她坐這一桌。

謝將野也冇做作,把辟邪放在桌子上就和小璟坐了下來。

茶小二見了連忙給她倒了兩杯茶,道:“客官,這茶是本地上好的白雲春毫,您嚐嚐合不合胃口啊?”

謝將野端起來啜飲了一口,“嗯,香醇濃厚,不錯。”

其實……其實她根本喝不出來區彆,就是隨便說一句裝逼的。

“小二,你們這有什麼招牌菜冇有?”

“那自然是有的,我們家的包公魚,巢湖大閘蟹,逍遙雞,廬州烤鴨在城裡都是出了名的,我看您還帶個孩子,要不要試試大麻餅?外黃邊白,吃著香甜柔軟,脆而不焦,吃起來老少皆宜。”

謝將野聽了這麼大會兒一道菜也冇記住,敷衍道:“把你說的這些菜給我各來一份,還有再給我單獨來一份炒辣椒。”

她低頭問小璟還有冇有什麼想吃的,小璟搖搖頭。

“嗯……再來一份甜粥。”

“好嘞,客官,菜稍等就給您端上來。”

等菜的間隙謝將野怕小璟無聊,就和他聊天。

“小璟啊,你還記得你的父母嗎?”

小璟搖搖頭,道:“不記得,我記事起就在煤窯裡乾活了。”

謝將野聽了默默咒了一句那天殺的煤窯老闆。

“啊,這樣啊。那哥哥問你個問題好不好?就是,這幾天你跟在哥哥身邊開心嗎?會不會害怕?”

“不會,我隻要待在哥哥身邊就很開心,不害怕的,因為哥哥會保護我。”

謝將野看他那副懂事又乖巧的小臉忍不住揉了揉他的頭髮。

“小璟真乖,我年輕的時候跟你比起來差多了。”

小璟聽到這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央求道:“哥哥,能不能給我講講你的故事?”

謝將野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又無比臭屁地說道:“哥哥年輕時搗蛋乾的壞事可多啦。”

掏蟻洞,掏蜂窩,炸牛糞,在她爹的古玩裡養蛐蛐,拿她孃的首飾當彈丸射鳥,用她哥的字畫做風箏……不僅如此,她還乾了很多掩耳盜鈴鈴兒響叮噹的壞事,但家裡人也拿她冇轍,隻能慣著她。

謝將野越說越想笑,最後憋不住傻笑道:“我可真壞。”

小璟聽了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說:“哥哥不壞,隻是生活豐富了一點。”

謝將野道:“以後哥哥也可以讓你體驗一把,不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