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5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5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回凡間之前她帶著小璟去了藥師那一趟。

藥師此人姓麗,名玨,字江山。

麗江山在凡間時是位金枝玉葉的皇子,兒時被一位絕世名醫收入門下,練就了一身的妙手回春的好本領。

後來他的國家瘟疫橫行,四處氾濫的時候,整片國土上屍橫遍野,是他夜以繼日地摸索嘗試,找到了阻斷並且可以消除瘟疫的方法。

他救了無數人,救了整個國家。

轟隆一道天劫下來,他飛昇了,那年他僅二十四歲。

麗江山此人正直內斂,對誰都是一視同仁。

謝將野很喜歡他的性格,這也是天界裡她為數不多能說得上話的人。

“麗玨,幫我給這孩子上點藥。”

麗江山停下稱量的手,瞄了一眼小璟臉上的傷,冷靜道:“你打的?”

“放屁!我怎麼會對孩子動手?”

麗江山白了她一眼,道:“不要說臟話。”說完拿了盒傷藥給她。

“喏,把這個給他塗上,不出一天,他所有的傷都會好的,而且還冇一點疤痕。”

謝將野接過來,“這麼神?”

“自然。”說完擺擺手讓她趕緊滾蛋。

回到凡間,她回到鎮上找了一家客棧,把傷藥給小璟抹上,然後眼皮子止不住的打架,她打了個哈欠,對小璟說道:“哥哥先睡一會兒,你不要亂跑。”

小璟乖乖地點了點頭。

等到謝將野睡熟之後,小璟才輕手輕腳地上了床,擠在她的懷裡安然入睡。

“景微大人,小女求求你了,一定要來救我們啊,求您保佑我們一家的平安……”

“現在村子裡到處都是會動的屍體,一到晚上就咬人,嗚嗚嗚……我家的鄰居就被活生生地給咬死了,冇人來救我們,我們向廬州餘氏求助,結果他們兩次三番的推脫。”

“啊啊啊啊,景微大人,救救我們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若是您能發發慈悲顯靈來救我們一村,小女願意一輩子為您焚香點燈……”

“求求您了……嗚嗚嗚嗚嗚……救救我……”

謝將野睜開眼睛,眼裡一片清明,她端坐起來,看見小璟正老老實實地坐在那看著她。

她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道:“來活了,小璟,我們出發去廬州。”

沿路上她給小璟買了很多吃食怕他餓著。。

不要說為什麼不用傳送陣,因為傳送陣隻有兩地都有陣圖才能安全傳送,如果是單座標的話,它隻能大麵積地傳送,冇法精確目的地,指不定給你傳送到哪呢。

謝將野要是像以前一樣獨自一人倒無所謂,但是現在有了小璟,她不得不謹慎一點。

畢竟上回她被傳送到樹上,被樹杈子把臉刮花了,上上回直接掉在海裡,上上上回她被傳送到一個狹小的古墓裡……這些血的教訓她不能讓小璟一介凡人再遭受一遍。

來到廬州後,她跟著神印尋覓了很久才找到那個小村子,也怪不得廬州餘氏的人不願意來,這山旮旯裡麵最多的就是山野精怪,她都佩服那小村子能存活下來。

神印就是神官雕像的所在地,無法精確,神官隻能憑藉本能尋找,有一說一,你在神官雕像麵前誠心誠意說的話,神官都聽得到,因為隻有這樣他們才能解決人民的苦惱和訴求。

一般像謝將野這種大神官都會配兩個副官輔佐,因為每天求願的人實在太多了,那些聲音如潮水般鋪天蓋地的能把人淹死,有時候忙不開也會讓副官下去解決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可她就是倔,就是想一個人拚,如此的結果就是全年三百六十五她她幾乎每天都在跑來跑去的,即便如此也還是忙不過來。

其實她也感到力不從心過,也想找個幫手來一起乾,但誰會願意和她一起共事呢?

估計上天庭的口水就能把那人淹了。

謝將野的名聲可謂是兩極分化,天上罵她的人數不勝數,地下敬愛她的人也是多如繁星。

隻有寥寥無幾的凡人知道她真正的過去。

不過,恐怕也都快死光了。

雖然神官之間也有競爭,但在背後耍小聰明用陰招的還是在少數以內,所以對她的影響不大。

謝將野其實會害怕,害怕有一天她的信徒發現自家的神官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像幾百年前一樣,砸了她的神像燒了她的廟宇。

她搖搖頭驅趕這些想法,一邊說了句晦氣。

謝將野一路上估摸著這小村子遇上的應該是僵爺。

僵爺就是活死人,冇有靈智,無意義地驅動著腐爛身體撕咬人類的屍類。

道上都叫他們僵爺,不把腦袋薅了根本弄不死他們,一旦追起人來那就跟狗皮膏藥一樣甩不掉。

謝將野年少時最煩僵爺這種鬼物了,黏黏糊糊窮追不捨,那毅力不是一般的堅強。

而且他們還是成片成片的出現,隻要你看見一隻,那麼恭喜你,後續絕對會有一大波僵爺等著你。

謝將野牽著小璟,用辟邪把遮擋道路的樹枝藤蔓斬斷,道:“無論過了多少年廬州餘氏都那麼冇用,都不管自家片轄的村民的死活。”

幾百年前她還和廬州餘氏的公子是同窗好友,自此她對廬州餘氏的人都是耍嘴皮子一流,動起手來不入流的印象。

謝將野兩人在林中越走越深,不知何時,森林裡開始起霧,白茫茫的襯得每個角落都越發陰暗可怖。

謝將野握緊小璟的手,低頭詢問道:“怕嗎?”

小璟也握緊了她的手,道:“有哥哥在就不怕。”

謝將野笑了一聲,在幽靜的森林裡格外響亮。

“哥哥就是一隻手也能一騎絕塵,讓天上那些破爛神仙都望塵莫及。”

小璟微笑道:“哥哥最厲害了。”

謝將野的虛榮心頓時被滿足了,步伐也不禁輕快了起來,“一會兒你看見的東西可能會有點噁心,我動手的時候你扭過去彆看。”

小璟點點頭。

到了那個村子之後謝將野才真正感受到女人祈禱時的無助和恐懼。

這他媽就是僵爺群裡建了個村子。

僵爺在白天就是人畜無害的狀態,一到夜晚就發狂咬人。

這彈丸大的小破村能支撐到現在也是不容易。

謝將野給小璟口鼻處繫上一條布巾,防止屍臭熏著他。

自己則拿著辟邪照著那腐爛乾朽的腦袋砍了過去,僵爺在白天都傻乎乎的,但凡你手裡有武器就能弄死他們。

那個乾癟的腦袋掉在地上後發出了沉悶的響聲,與此同時,方圓十裡的僵爺都朝她看了過來,下一刻就張牙舞爪地撲了上來。

謝將野頓感不妙。

她足下發力抱著小璟躍上枝頭,把小璟放在樹上自己又跳了下去。

小璟隔著濃霧,看清的隻有如遊龍穿梭一般的寒光偶爾乍現,淩厲的劍氣甚至撕破了西風,僵爺嘶啞的吼聲在四麵八方都傳了過來,餘下的便聽見劍鋒與血肉的摩擦聲。

小璟表情凝重地用視線搜尋著謝將野的身影,可是她的速度太快了,小璟隻能看見她留下的一道道殘影。

謝將野斬殺完最後一個僵爺後吐出一口氣,回去想把小璟抱下來,誰知小璟已經在地上了。

謝將野嚇得心跳狂跳,連忙跑過去,道:“你怎麼下來了?外一有僵爺襲擊你怎麼辦?”

小璟歉意地笑笑:“對不起,哥哥,我隻是不小心摔下來了。”

謝將野蹲下來把他轉了幾圈,問道:“有冇有摔到哪?”

“冇有的,哥哥放心吧。”

謝將野本想把他抱起來,可身上沾了許多汙穢惡臭的血,隻能作罷。

謝將野心想,現在也不是夜晚,為什麼僵爺會突然襲擊她?她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空,不至於,現在頂多是日落時分……有古怪。

此時霧氣消散了些許,謝將野信步向前走卻被什麼東西絆倒了。

“哎呦,我的老天!”

她驚呼一聲摔在地上,辟邪都摔了出去。

她扭頭一看,地下是一尊石碑,上麵歪歪斜斜地刻著杏花村三個大字。

謝將野甩了甩被撞疼的那隻腳,氣急敗壞道:“杏花村,行,老子記住你了。”

小璟把她扶起來,用小手拍了拍她身上的土,道:“痛痛飛~”

那張略顯冷峻的小臉上掛著淺淺的擔憂,這種久違的關心讓她變得輕飄飄的,捏了一把他的小臉,道:“真可愛。”

謝將野站起來和小璟四處轉了一圈,發現這小村子一點人氣也冇有,就好像……荒廢了幾十年一樣,到處瀰漫著一股**的死氣。

走著走著他們看見了一間破廟,殘破的石像和灑落一地的新鮮貢品,可謂是一片狼藉。

謝將野有些氣惱,誰他媽這麼賤搗爛她的神像!多晦氣啊!她獨自氣了一會兒又無奈的小聲道:“百無禁忌,百無禁忌。”

風聲吹在這四處漏風的破廟上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就好像一個女人的哭泣聲,謝將野聽得心煩意亂,拉著小璟走了出去,隨便找了一戶人家敲了敲門。

“有人嗎?有人在嗎?”

謝將野警惕地掃視著周圍一邊叫喊:“有人在嗎?這地兒的僵爺讓我收拾完了,不用怕了,快出來吧!”

她喊了許久也冇人吭聲。

不對勁。

謝將野出了點汗,把額前的碎髮撩了上去,過了一會兒她覺得這裡的空氣越來越稀薄,弄得她氣喘籲籲,小璟也呼吸得有點吃力。

謝將野冇有得到迴應,隻好挨家挨戶地敲門,快到最後一家的時候她遠遠地聽見了房屋裡的哀嚎聲。

“不要吃了!不要吃了!不要吃了!不要吃了!不要吃了!不要吃了!”

謝將野貼近房門,裡麵一個女人不停地說著什麼“不要吃了!”一邊是咀嚼生肉的聲音。

謝將野已經腦補出了一副不好的畫麵了,她對小璟囑咐道:“堅決不可以睜開眼睛。”

說罷伸出腿把門一腳踹開了。

果不其然,眼前的畫麵真的如她所料一般血腥。

披頭散髮的女人正掏吃著一個小孩兒的內臟,嘴邊都是血,還津津有味地咀嚼著一段腸子。

但女人的神情卻無比痛苦,流著淚,一邊吃一邊說道:“不要吃了!不要吃了!”

謝將野大致地看了一眼,屋子的角落裡還有兩具被啃得稀巴爛的屍體,一副是老人,一副是個青壯男人。

謝將野咬咬牙,大致已經猜出了是怎麼回事,但她不知道女人到底怎麼了,隻能甩出紅繩套住女人的頭顱,女人被拉得身子直直地向後仰。

“是誰把你變成這樣的?”

“不要吃了!不要吃了!”

謝將野發現她的指甲又黑又長就像殭屍的一樣,可殭屍並不會講話也不會食人血肉,眼下女人看起來還有一定的神識,說不定救得回來。

不過,把她救回來就是件好事嗎?

看著被自己吃剩的家人的屍體,她會因為被救下來而高興嗎?

但現在讓她眼睜睜看著自己啃食孩子的屍體她就會高興嗎?

冇有選擇。

謝將野皺緊眉頭,厲聲道:“快說!是誰把你變成這樣的!你說了我就能替你報仇!”

女人捂著臉,表情十分猙獰痛苦,“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吃了!景微大人!景微大人救我!啊啊啊啊啊!”

女人說著說著就用尖利的指甲狂抓自己的臉,撓得那張臉血肉模糊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惡臭。

眼看著女人就要發瘋,謝將野用紅繩捆住女人把她綁在樹上,然後把她的家人的屍體用火燒了以防屍變,謝將野漸漸地感受到了這所村子的怨氣。

“你聽好了,我就是景微大人,我來救你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嗎?”

謝將野方纔檢視了一些村民的房舍,發現他們都淒慘地死在家裡,死法不儘相同,目前能判斷是怨靈作祟。

女人被綁在樹上後也不鬨了,隻是低著頭默默垂淚。

“景微大人……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謝將野冇聽清上前湊了一點,“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吃了你!”

女人突然暴起掙斷紅繩就朝她撲了過去。

“吃肉!我要吃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謝將野後撤躲開,女人的利爪抓到了地上的一塊磐石,上麵立馬就留下了幾道深深的白痕。

女人見冇抓到她,又轉過來四肢並用地衝了過來。

謝將野歎了一口氣,再次把小璟扔上樹乾。

她用手撐地一個翻身躲開她的攻擊,蹲在地上警告道:“你不要執迷不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