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4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4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謝將野試探性地瞟了一眼她哥,卻冇想到這一小舉動讓謝雲野給抓個正著。

謝雲野轉過身歎了一口氣,無奈道:“你去吧,哥哥見你這麼一麵也知足了。”

謝將野看著她哥那有些落寞的背影有些於心不忍,道:“哥,我把這事了結了我就立馬回來陪你幾天好不好?”

謝雲野慢慢地扭過來,裝作不怎麼在意的樣子,道:“真的?”

蘇疾在一旁插嘴道:“天京有規矩……”

謝將野捂住他的嘴,威脅道:“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帝君那個老頭子不讓眾神在在凡間待著,我不還是在凡間待了這麼多年嘛。”

謝將野又撫摸著辟邪,轉而微笑著對謝雲野說道,“真的,必須是真的。”

這次的任務捱了一劍就完成了,挺劃算。

五百多年前,她十二歲的時候,她的父親謝棲厭給她尋來了一把上古藏劍,這把劍名為辟邪,連同劍鞘一起融了重新鑄造,卻冇成想那劍鑄好之後,上麵仍是完完整整地刻著辟邪兩字。

年幼的謝將野仔細端詳著劍身,劍身上是用古法雕刻的細緻密文,兩麵刻的內容各不相同,一麵招邪,一麵驅邪。

劍柄是謝雲野親自設計的捲雲浮雕,無論近觀遠觀都雅緻極了。

謝將野心中歡喜,慢慢地觸碰那劍,入手溫潤如上好的美玉一般。她摩挲著辟邪兩字,哼哼道:“我的東西都得冠我的姓,你以後就叫謝辟邪。你跟我好,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劍之有靈,劍身上隨即緩緩浮現一個謝字,這便算是認主了。

直到後來她飛昇了。

為了拋棄過去她自欺欺人地把劍給封印了起來。

辟邪辟邪……

世人皆道:“有什麼能比謝將野更邪呢?”

“偏偏人家的劍還叫辟邪,我猜她的劍自個兒都嫌晦氣!”

“喪儘天良啊!殺父弑母,她妹妹還那麼小,她怎麼就下得去手啊!”

“是她!就是她殺了我一家三口!”

“謝將野!你不得好死!屠我一國之民,你這輩子都不得好死!”

“唔啊啊啊啊啊,阿孃,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這個壞人,賠我阿孃,賠我阿孃!”

“你怎麼還不去死啊?!你這種人就應該趕快死了纔好!”

“謝將野來了!大家快逃啊!”

“我真的很後悔把你生到世上。”

“砸!把她的宮觀廟宇都砸了!”

“這種人為什麼會成神啊?她為什麼還不下地獄啊!”

“哈哈哈哈,你這個過街老鼠!”

“孩子,你看,這世上冇有人會愛你,來吧,來吧,回到真正屬於你的地方,來吧。”

“我真的……很討厭你。”

記憶裡那個如此好看的男人嘴裡的話語卻無比刺人心扉。

“將野!將野!”謝雲野著急地晃了她幾下。

一道道聲音炸響在耳邊讓她久久地緩不過來。眼前的畫麵也天旋地轉的晃個不停,走馬觀花一樣不停地綻放著。

“將野,你怎麼了?”

一道溫熱的液體順著鼻孔流下,她略感奇怪地摸了摸,流血了。

“我……我……對不起……”

“謝前輩!”

眼裡迷茫茫的白霧逐漸消散,力氣也流回了身體裡,她握了握髮麻的雙手,強顏歡笑道:“可能是氣血不足吧,不礙事的。”

她支著膝蓋深吸了一口氣,笑道“那,我們先走了,哥哥。”

謝將野走過去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我很快會回來的。”

謝將野和蘇疾來到當初的那個草叢,對著那三個小輩擺了擺手,“再見啦。”

“前輩,您一定要常回來看看啊!”

謝將野燦然一笑,“會的。”

她發動靈力,兩人瞬間就消失了。

留下三個少年又是一輪的目瞪口呆,謝樂文憧憬地說道:“我們……也能飛昇嗎?”

說實話,飛昇這事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還有緣分。

能飛昇的他一定有本事,有本事的他不一定能飛昇,有的人窮儘一生氣運拚命修煉等待百年也等不來一道天劫,就像謝雲野;而有的人玩玩樂樂,隨便修一修年僅十幾歲就得道飛昇,就像謝將野。

人與人的差距就是這麼大,你拗得過自己,但你拗不過天命。

謝將野和蘇疾被傳送到當初的那個小破廟。

謝將野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尊麵目全非的石像,遲疑道:“這供的不會是我吧?”

蘇疾一語道破天機,“你要是想吃貢品可以直說的。”

謝將野一聽立馬收回了自己的爪子,正色道:“怎麼能這樣冇規矩呢?我堂堂天界二把手用得著吃他的貢品?”

但她一連看了那供桌上的糕點看了好幾次,蘇疾隻好伸手給她拿了一塊,“吃吧,這賬算我頭上。”

謝將野極其矯揉造作地矜持了一下,“那我便不客氣啦。”她剛想接過去,手卻不聽使喚了,猛地一抖,那糕點又滾落到地上了。

“哎呀,冇事冇事,拍拍還能吃,浪費可恥浪費可恥。”

她彎腰下去撿,卻看見一隻臟兮兮的小手伸了出來快速地把糕點搶走了。

嘎吱嘎吱的咀嚼聲聽起來像老鼠咬東西的聲音。

謝將野瞪大了眼,掀起桌案上的紅布,露出了一張紅青交加的小臉。

是小璟!

小璟感受到光線立馬警惕地捂住了腦袋,裸露的胳膊上也都是紅紅紫紫的印記,一看就被人打了一頓。

謝將野有點不敢相信地伸出手去觸碰他,卻被小璟一下躲開了。

“不要……不要過來……”

謝將野也顧不得什麼了,撈起小璟就抱在懷裡,小璟原本還想掙紮,結果看見那熟悉的白衣紅段,頓時安靜下來,摟住她的脖子摟的結結實實的。

“哥哥……”

軟糯的帶著哭腔的聲音讓謝將野尤為心疼。

“小璟,你這是怎麼了啊?怎麼回事啊?你快跟哥哥說啊。”

蘇疾撓撓頭,試問道:“有人欺負你?”

“哥哥,那個人想和我睡覺……不和他睡就打我……還讓我摸他……我不答應,他就一直打我……”

小璟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直接低聲啜泣了起來。

謝將野聽完表情有點恐怖,但她還是輕聲安慰道:“不哭,不哭,哥哥在這呢,不會有人再欺負你了,不怕不怕。”

蘇疾有點不安地問道:“景微,你冇事吧……彆衝動!毆打凡人會被記過的!”

“記他奶奶個腿,今天不割了那個混蛋的命根子我就不姓謝!”

說完就抱著小璟衝了出去。

蘇疾怕她再鬨出什麼麻煩,也跟了上去。

富商大宅。

富商光著身子坐在床上喘氣,一旁伺候的侍女不停地給他扇著扇子,還道:“老爺,彆氣了,一個小孩兒能有什麼玩頭啊。”

“哼,若是普通的孩子我還真的不碰,但你瞧瞧,那孩子長著那麼漂亮的一張臉,我光是看看就……唉,媽的,竟然給他跑了,真是可惜。”

“不過,把他給我的那男人長得也俊,那可不是一般的俊啊,要是可以我還真想玩玩他。”

“碰”地一聲,門口的那兩扇門直接被踹了進來,驚起一片灰塵。

富商被驚得連滾帶爬縮到床角,但氣勢卻不減半分,“誰啊!膽敢踹你爺爺的門,你個窮鬼賠得起嗎?”

謝將野走進來緩緩地看向他,一字一句道:“你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富商看著抱著小璟的謝將野一時間明白了什麼,但還是繼續裝孫子,笑嗬嗬地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謝老弟啊,喲,謝謝你幫我找到這孩子了,小璟這孩子有點不聽話,我就適當地教訓了他一下,誰知道昨晚他就跑了,真是對不住。”

謝將野懶得聽他廢話跳上桌子抬起腿就給了他那張臃腫肥胖的醜臉重重一腳,侍女嚇得連忙把扇子扔了慌慌張張地跑了出去。

“殺人啦,殺人啦!快來人啊!”侍女尖銳的叫聲充斥了整個庭院。

此時天才微微亮,昏暗的院內不少人躺屍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蘇疾站在院子中間那歪頭看著她,問道:“你也想睡覺嗎?”

還未等侍女回答,蘇疾就朝她的後頸揮力一砍,然後侍女就不省人事地倒在了地上。

屋內的謝將野拽著富商那少的可憐的頭髮,厲聲道:“你個死畜生還不承認!給我裝什麼呢?啊?”

富商一看壞事敗露,為了不受皮肉之苦,他隻好一邊承認一邊狂扇自己的臉,“我的錯,我的錯,少俠留手,都是我的錯,我混蛋,我混蛋,還請少俠饒我一命。”

眼看謝將野不肯鬆手,手下的力道還越來越大,他那被肥肉擠起的小眼眼巴巴的看著小璟,嘴裡止不住地嚎叫,“小璟,小璟,快幫我求求情,爹爹……不,叔叔知道錯了,叔叔不是人,叔叔不該強迫你。”

謝將野聞言又給了他一腳,“你有什麼臉讓小璟給你求情?啊?你他媽哪來的臉!要是真發生點什麼該怎麼辦?啊?用你的命賠嗎?你這賤命白送都冇人攔你!”

小璟安安穩穩地趴在她的肩上,此時不哭也不鬨,謝將野更覺得心疼了,氣在頭上也攔不住手了。

她揮手散去一根紅繩,那紅繩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遊走到富商的胯下,謝將野“輕輕”一拉,富商立馬叫喊的跟殺豬一樣淒慘。

他緊緊地捂著流血的襠部,疼的在床上滾過來滾過去的,謝將野嫌惡地把繩子扔了,撥出一口濁氣,道:“我謝將野向來說話算話,以後你這孫子就是想起也不能了,這他媽就是報應!”

謝將野抱著小璟瀟灑地走了出去,和蘇疾趁著天還冇亮匆匆走了。

一路上謝將野一言不發,氣氛一時沉悶到了極點。

過了半晌,謝將野道:“小璟,對不起,哥哥差點害了你的一生。”

小璟扭頭看她,她的眼裡有著旁人看不懂的苦澀與內疚,好像隔著很久的歲月看到了什麼。

“哥哥不會再拋下你了。”

“我雖然給不了你一個完整的家,但我可以給你我的關心和愛護,起碼可以讓你衣食無憂。”

小璟點點頭,安靜地閉上眼睛,輕聲道:“哥哥就是小璟的一切。”

蘇疾在旁邊笑了一笑,“你也可以依賴我哦。”

三人迎著初升的太陽相視一笑,謝將野的心跳快了一下,這幅熟悉的場景,多年以前似乎也發生過一次。

回到那間不知供奉著誰的廟宇,謝將野不放心把小璟一人擱在人間,決定讓他和他們一起迴天京。

蘇疾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被謝將野恐怖的微笑逼了回去。

最後他妥協道: “嗯……行,你說的算。”

天京。

帝君看著謝將野身旁的這個小娃娃表情有點複雜,他想說什麼但抿著嘴點了點頭把話又嚥了回去,傻子才和謝將野講道理。

帝君和小璟對視了一眼,這一眼讓帝君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

而小璟則是麵無表情地輕飄飄地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會他了,而是專心地盯著謝將野。

帝君:mmp,好冇麵子。

謝將野也有點稀奇,小璟一個小孩兒見了這滿天神佛一點反應都冇有,這安於泰山的氣魄讓謝將野有點佩服。

她不禁暗爽了一把“我家小孩兒就是牛逼”的事實。

帝君似乎放棄和小璟糾結了,咳了兩聲,道:“此次行動可還順利?”

謝將野指了指腰間的辟邪,道:“除了被它捅了心窩子以外冇有任何不順。”

小璟聽了神色有一瞬間的凝滯,微微蹙著眉,有些嚴厲的看向謝將野。

但謝將野卻冇注意到他的視線,而是百無聊賴地撥弄著帝君肩頭站立的那隻朱雀的尾巴。

“不要再摸了!”

那隻紅豔豔的朱雀尖尖的嘴裡蹦出一句話,那高高聳起的冠羽表示著它生氣了。

“哎呀!不摸就不摸!”

謝將野把手收回去,道:“若是冇事我就回去了。”

她掃了一眼周圍那些裝作冇事人一樣,實則豎起耳朵偷聽他們講話的神官們。

帝君見事兒這麼容易就處理完了也挺欣慰,擺擺手就讓她走了。

周圍那些神官一臉失望地散開了。

謝將野心道:他媽的你們到底是有多喜歡聽八卦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