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3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3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謝將野當即頓在了那不作聲了。

“宗主,您終於出關了!這可太好了!”

“宗主宗主!你都不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太可怕了!”

謝雲野微微一笑,道:“不必著急,慢慢說。”隻是眼睛卻看著謝將野。

“宗主,咱們家死了十五個弟子和門生了,都是一把破劍乾的,每隔一日就殺一人,跟條瘋狗一樣!”

謝雲野微微蹙眉,“怎麼冇人跟我稟報?”

“師叔說你閉關為大,堅決不能去打擾你,我們就求了神武大帝和謝前輩。”

謝將野心道原來他不知道這件事啊,怪不得。

“還有這兩位是……是謝前輩派來來協助我們的。”

謝雲野朝他們施了一禮,道:“二位遠道而來在下有失遠迎,請移步到客堂來細談吧。”

蘇疾低聲問道:“這就是你哥?”

謝將野狠狠杵了他一下,威嚇道:“小聲點!他就是我哥,一會兒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應該知道!”

蘇疾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沿路經過一處大廳,那裡矗立著一尊極大的金雕神像,笑眼盈盈的,和謝將野有著九分像,壇下是滿滿噹噹的貢品和香燭,座下還有幾隻香蒲,香菸繞梁而上,火光撲朔,整個大廳都明亮亮的。

謝雲野解釋道:“這兒供奉的是神官景微殿下。也是……我的妹妹。”

幾人來到客堂後謝將野隱隱有點想哭,謝雲野微笑著溫聲問道:“這位姑娘怎麼了?看起來似乎有點不舒服。”

蘇疾道:“可能是風沙迷了眼吧。”

謝雲野遞給她一卷手帕,“若不嫌棄就用這個吧。”

謝將野接過來悶聲說了句謝謝,語氣裡是強忍的顫栗。

謝雲野端坐在上座上,悠然道:“真是慚愧,這件事方纔我才知曉,其實那把殺人的劍是我家密閣封藏的古劍辟邪。想來大概是封印年久弱化,不小心跑出來了,這才釀下了禍端。”

蘇疾道:“為什麼要封藏那把劍?”

“那把劍上古便存在了,早就生出了靈識,當年又成了我妹妹的佩劍,後來我妹妹飛昇之時拋下了它還把它封印起來,估計是年頭長久心有不忿纔有了殺人的惡念。”

謝將野做了個深呼吸,以扇掩麵道:“剛纔那兩位小友給我們說明瞭情況,明天大概落日時分它就會再次出來作祟的,但這次有我們在就絕對不會出問題的,還請謝宗主放心。”

謝雲野看著她未語先笑,道:“那就有勞二位仙君了。”

幾人散了之後謝將野在金盃明月裡閒逛,轉悠著就來到了自己以前的臥房。

她還是冇忍住,輕輕推開了房門偷偷朝裡麵看了一眼。

這五百多年,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可她的房間還完完整整,裡麵的東西都一如既往的熟悉,想必謝雲野是花費了很多心思才儲存的如此完好吧。

那自己為什麼不願意見他呢?

是愧疚還是膽小,還是冇有臉來見他。

這麼多年兩人都沒有聯絡,可他還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像往常一樣寵愛著謝將野。

“姑娘,你怎麼了?”

謝將野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到了,她慌不擇路地掉頭就想跑,可身後的人一把拽住她,“姑娘,你跑什麼?”

謝將野低著頭不敢看他,道:“金盃明月太大了,我不小心迷路了。”

謝雲野聞言笑道:“在金盃明月確實很容易迷路,在下本想帶二位好好轉一轉,可眼前天色已晚,還是早些休息較好。”

說完打開門把她帶了進去,“這間房屋本是我妹妹的房間,姑娘如果不嫌棄可以先在這裡住下。”

謝將野一聽心裡那點惆悵的小情感立馬冇了,心窩子裡也涼哇哇的,她在心裡狠狠地咬牙切齒道:“好你個謝雲野!見了美女就忘了妹妹,隨便讓一個女人睡在我的屋子,你可真他媽行!”

謝雲野道:“這間房屋我每天都會過來打掃,你今晚直接睡下即可。”

謝將野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給他一腳,於是皮笑肉不笑地回道:“那便多謝了……”

謝雲野笑笑,“無事,那我便先退下了。”

謝將野氣沖沖地進了屋子,甩開鞋子直接撲到塌上來回滾了幾圈。

柔軟,蓬鬆,帶著陽光的味道,暖烘烘的,是熟悉的感覺和氣味。

這麼一躺,瞌睡蟲都跑出來了。

她剛閉眼眯了一會兒就聽得門外有人叫她。

“前輩!前輩!”

謝段蘊那個大喇叭推開門喊她吃飯。

謝將野努力睜開眼有氣無力地回了一聲,“乾嘛啊?”

“該用晚膳了,您怎麼還睡呢?”

謝將野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吃飯?!”然後慌慌張張地穿好鞋子催促道:“走走走,我馬上起來。”

趁著這會兒功夫,謝段蘊仔細打量了這間臥房稀奇道:“這間房子平時宗主都不讓我們動的,就連多看幾眼都不行,平日裡他總是會來親自打掃……等等,他不會認出您來了吧?”

謝將野嫌棄地撇撇嘴,冷聲哼道:“他才認不出我,我看他就是被我的美色迷眼了!”

兩人匆匆趕到膳廳發現幾人都在等著他們。

落了座之後家仆上前端了菜肴精緻地擺在酒桌之上,謝將野瞄了一眼,發現自己的這一份的分量比蘇疾的多了一倍,還都是自己愛吃的辣菜。

這下便有點怪了啊。

她心虛地偷偷看了一眼謝雲野,誰知謝雲野道:“這些都是你們家殿下在凡間時愛吃的菜肴,你們嚐嚐看合不合口味,不行就再另做一桌。”

謝將野每道菜都吃了幾口,感覺還是原先的那個味道,道:“味道不錯,多謝謝宗主的款待。”

蘇疾好奇地看著那些紅彤彤的菜肴,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細細品嚐之後一言不發地捂住了臉。

謝段蘊和樂文在遠處看的齜牙咧嘴的,一副不忍的表情,他們早就嘗過這些菜,他媽的那簡直不是人吃的,冇想到謝將野卻能麵不改色地吃下去。

謝將野也突然感覺自己有點暴露,於是捂著臉也想裝作很辣的樣子,誰知道剛低頭,蘇疾那小子頭一歪倒在桌子上暈過去了。

她無聲地怒吼道:他媽的你不能吃辣就說一聲啊!

謝雲野道:“這位仙君怕是不能吃辣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你不要過來啊!”

膳堂外一陣淒厲的慘叫聲直接衝破雲霄,都快要把屋頂掀翻了。

謝將野聞聲臉色劇變,連忙起身走出去檢視情況。

“啊啊啊!不是還有一天嗎?怎麼回事?它不按套路走啊!”

一把劍攆著一個少年到處跑,少年拔出佩劍後擋在麵前,那把劍發了狠,用著一股蠻力往他頭上砍,速度之快幾乎令人措手不及。

少年用劍勉強擋下了幾招,但此刻已是強弩之末,快要堅持不住了。

其餘弟子拿著劍上前幫忙,結果那劍瞬間又分化成了幾十把劍從天而落朝他們刺去。

危機時刻謝將野衝出來大聲喊道:“謝辟邪!”

辟邪滯了一瞬,繼而把全部劍頭調轉向她,劍雨鋪天蓋地紛紛落下,謝將野剛想躲,謝雲野卻持著佛笑擋在她麵前擋下了那強勁的攻勢。

“哥……不是不是,冇割到你吧。”

謝雲野瞭然一笑,“多謝姑娘關心。”

辟邪微微顫抖,那劍身上早已乾涸的血跡若隱若現,那劍鋒經曆了多年的封蓋還是那麼銳利又堅硬,在空中閃著駭人的寒光。

自從謝將野露麵之後,辟邪似乎就對其他人失去了興趣,拐彎抹角,見縫插針地就往她那邊湊。

其餘弟子互相對視了一眼,暫且安定下來,但手還是無時無刻地搭在劍柄上以防萬一。

“辟邪。”她輕輕叫了它一聲。

辟邪在空中漂浮著,突然一團白色的光芒包裹住整個劍身,辟邪插在劍鞘裡落了下來砸在地麵上。

謝將野遲疑地走過去撿起辟邪,結果手一抖不小心把劍拔了出來,鋒利的刀鋒瞬間給了她心口一下,直直地穿透心臟插了進去。

“呃啊!”

謝將野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劍整得有些恍惚,但她也早就料到會這樣,也就隨它去了。

劍刃摩擦著血肉緩緩拔了出去,鮮血流入了劍鞘,一道狠厲的男聲從裡麵傳了出來:

“你再也彆想甩開我!”

謝雲野見此也不再裝了,抿了抿嘴角的鮮血,忍著劇痛說道:“謝辟邪,我真他孃的服了你了,現在嘗過人血的味道你以後就再也舍不下了。”

“無所謂!”

她剛一扭頭就發現謝雲野站在她身後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眼神晦暗不明,往常一直彎彎的嘴角也塌了下來。

謝將野被嚇的一個踉蹌,幸好謝雲野及時扶住了她。

“仗著自己死不了就這麼傷害自己,你很厲害啊,謝將野。”

謝將野聽了渾身一個激靈,在她年少時謝雲野一般都是生氣了才叫她的全名,幾百年前那種熟悉的緊張感又回到身上,她心虛地笑了兩聲。

“怎麼,不演了?”

“哥……我冇想瞞你的,我發誓,不然就天打五雷轟!”

轟隆!

一聲驚雷劈天而下,閃電亮徹整個天際,火光電石之間豆大的雨點順勢澆頭而下。

謝將野見狀氣的直罵娘,“雷神電母雨神你們他媽的乾什麼呢?”她思來想去估計是夜遊神告訴的他們,故意給她來這一下子的。

她尷尬地笑笑,“這……不作數的,他們都是一幫損友,故意讓我難堪的。”

謝雲野拉著她的手走進客堂,“先進去咱們再——好好說。”他語調拖長帶著一絲危險的意味。

她忍不住問道:“你是不是早就認出我了?”

謝雲野輕哼了一聲,“你化成灰我都認識你。”

謝將野泄氣道:“那你還裝作不認識我!”

“那不是你先開始的嗎?我也隻好陪你玩了。冇想到最後你自己先暴露了。”

“我我……我。”謝將野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這個……壞傢夥,就忍心這麼多年不來見哥哥一麵。”這一句的語氣變了很多,夾雜著埋怨和說不儘的委屈。

謝將野咬了咬嘴唇,隔了半天輕聲說出來一句,“對不起。”

謝雲野回頭看她,歎了一口氣把手握得更緊了些。

“很早之前哥哥就告訴過你,不用對哥哥說對不起。”

……

回到膳堂後蘇疾那小子才悠悠轉醒,人倒是冇事,好像就是說話不怎麼利索了。

“謝……謝……謝……”

蘇疾紅腫著嘴巴半天憋不出來幾個字,謝將野聽的心急,對他擺了擺手,“任務完成了。行了你,說不出話來就彆說了,我打心眼裡聽得費勁。”

“抓……抓到……了……嘛?”

謝將野摸摸那道劍口,此時也癒合得差不多了,隻是她的一襲白衣被血給染了。

謝雲野看的有些刺目,“痛嗎?”

謝將野連連擺手,“不痛的不痛的,我早就習慣了。”

謝雲野一聽厲聲道:“早就習慣了?你就仗著神仙不會死總是這麼折騰自己的身體?”

謝將野一聽這話頭不對,習慣性地連忙湊過去抱著謝雲野的胳膊撒嬌,“哎呀,人家就是說說,你這麼當真乾嘛呀。”

謝雲野握緊拳頭,道:“若是如此,你的神官不做也罷。”

謝將野蹭蹭他繼續說著好話,“我下回知道了啦,你不要這麼生氣好不好?”

那張和她極為相似的俊臉這才平複表情,道:“最好是這樣。”

蘇疾大著舌頭問:“這……遮嘛……容一……”

謝將野變回原來的樣子,道:“對,就是這麼容易。”

三個少年從門外闖了進來,為首的兩個焦急地問道:“前輩,您還好嗎?”

謝將野自信地拍拍胸脯,“那是自然,我可是神,不會死的。”

另一個少年是方纔被辟邪追的那一個,他看起來略微有點羞赧,結結巴巴地說道:“小輩名為何言,多謝前輩的救命之恩。”

“你冇事就好啦,不過我也是來晚了,否則或許可以救下其他人。”

謝雲野搖搖頭,道:“這不是你的錯。”

此時已經深夜,暴雨在外肆虐,電閃雷鳴,寒風呼嘯,颳得門外那棵繡球樹上的花團一個一個的掉,打落在地上沾染上了汙泥。

蘇疾喝了許多水,緩了一會兒方覺舒暢,道:“我們該走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