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2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2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景微要返迴天界的訊息不脛而走,很快便傳遍了天京的角角落落,連一向安順柔和的雲獸們都焦躁起來,燒成了火紅色在天京上方來迴遊竄。

轟隆一聲,天塌地陷。

獸脊們被驚得一飛沖天,二十四排仙鐘狂鳴,頓時風起雲湧,白浪掀天。

眾神官們奔走相告:景微回來了!

一排排人頭紛紛扒在牆頭觀望,一時間城頂人滿為患。

待到雲消霧散之時,高大的人影顯現在眾人眼前。

男人肩寬腰窄,身體欣長,瓊林玉樹,有著一副俊朗明媚,意氣風發的絕倫相貌。

景微身著一襲樸素白衣,腰間肩頭都垂掛著紅繩,步伐輕巧,活脫脫的翩翩少年郎。

眾神時隔五百多年再次驚歎於景微如四月暖陽般的好相貌,不少仙子都看紅了臉。

有些冇見過謝將野的神官好奇道:“景微不是個女人嗎?”

“害,說不定她用的男身呢?不過她這男身的臉蛋可真是俊俏啊。”

“不不不,我當年在凡間見過景微,她就長這副樣子。”

“挺稀奇的女身男相啊。”

“那可不是?她的相貌在凡間時是出了名的好看,可惜是個女子。”

有些仙子道:“女子又如何?人家長得就是標緻。”

“你這小女子真是知其一不知其二,有些人長得再好也蓋不住她喪儘天良的心。”

“不是吧,景微當年殺了自己的雙親還有妹妹,這事兒都被人給忘了?”

“當年鬼母天尊這等罪大惡極的邪魔都對她十分青睞,還想把她收到自己麾下做使徒呢。”

“……”

這邊眾神們聊得火熱朝天,謝將野這邊卻冷冷清清的。

“景微殿下還真是好大的麵子啊,僅是回個天庭就這麼大陣仗。”

這道聲音冷淡無比,話語聽起來極為尖酸刻薄,而且隻傳進了她的耳朵裡,麵前空無一人。

謝將野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善臻將軍。

她敲了敲耳朵開了通靈,玩味地說道:“識易啊,咱們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也來看我笑話?”

“哼,我哪敢看景微殿下的笑話?”

謝將野抿了抿嘴,冇再繼續言語。

她突然覺察到一絲異動,無言地笑了笑,拽了拽手腕間的紅繩。

與此同時凡間的小孩兒也感覺到手腕被扯了扯。

“孩子,喜歡這件衣服嗎?或者是這件!這件,都很好看。”

小孩兒指了指一件白衣還有一段紅腰帶,“啊,這也不錯,老闆,買了!”

謝將野回頭看了一眼斷琉璃碎玉磚的破金殿笑的一臉苦澀,心道天庭果真不是個好地方,上來就讓她破財。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她可不是當年苦哈哈的窮神仙了,這點功德對她來說簡直九牛一毛。

“景微。”

謝將野回過頭,眼前負手而立的帝君正麵帶微笑地看著她。

“帝君。”

帝君如同當年一樣拍拍她的肩膀,溫和地說道:“不必放在心上,咱們先回去聊聊辟邪的事。”

移步到崑崙宮後,兩人久違地並躺在藤椅上,兩杯上好的“嚇煞人香”放在石案,玉杯上水煙嫋嫋,腳下清泉淩咚細緩地漫流著,頂上香風陣陣,熏得人睏意席捲,彷彿所有的疲倦都隨著風悠悠地飄走了。

謝將野喝了一口茶,隻覺得心裡的焦躁之火都被熄滅了。

她眼皮子都懶得抬一下,要說這天京有什麼值得她留戀的東西,那必須是帝君的崑崙宮。難怪當年讓她賠了那麼多的功德,值!

“景微啊,蘭陵的事你也聽說了,我派善臻下去看過,的確是辟邪,但這劍極其狡猾,三番兩次地都抓不到它,每隔一日就殺一人,連你兄長都拿它無可奈何,不論蘭陵謝氏的弟子跑到哪它都能找到,現在搞得他們整個宗門都人心惶惶的,都冇人給你求願嗎?”

怪不得善臻今天這麼陰陽怪氣,感情是幫自己收拾爛攤子去了。

“完全冇有。”

謝雲野都搞不定它,不應該啊?

帝君手持著一支玉容滾在臉上輕輕地打轉按摩,道:“看來是有人故意把事鬨到我這的。”

謝將野道:“你覺得辟邪這事兒是針對你還是針對我的?”

“不論針對誰,它都給凡人造成了危害,那就得解決。”

“確實。不能再讓無辜的人喪命了。”

謝將野站起來伸了伸懶腰,然後長長的吟了一聲,“呃——啊,舒服。”

“此事也隻有你能解決,路上小心。”

謝將野眯眼看著他,壞笑道,“帝君,你這是不放心我?”

帝君撩起眼皮子輕哼道:“嗯,我不放心你,行了吧。”

“成,能得到帝君的關心在下也是三生有幸,走了。”

說罷拂袖飄然而去。

人間。

“哈哈哈哈,蘇疾,你怎麼給他穿成這樣?”

小孩兒臉頰白淨,清俊精緻的眉眼中帶著一股冷清和稚氣,青絲高高簪起,顯得人神清氣爽。白衣紅帶,乍看之下就像縮小的謝將野。

謝將野細看之下覺得這小孩兒真的很像自己年少時的一個故人,不過在她飛昇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那人了。

蘇疾道:“你們真的很像父子。”

謝將野道:“的確,這小孩兒樣貌不錯,長大了以後指不定迷死多少姑娘呢。”

小孩兒上前兩步抱住謝將野的大腿,抬頭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轉睛地看她。

謝將野蹲下來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小孩兒搖搖頭,溫吞地道:“冇有名字。”

謝將野愣了一下,站起來思索了一會兒,“那就叫你璟吧。”

蘇疾聽了一拍大腿連連叫好,“玉的光彩,不錯。”

小孩兒聽了點點頭。

“行,那就叫你,小璟。”

謝將野對蘇疾抬了抬眉,“我要去蘭陵把事辦了,蘇兄,有空嗎?要不要一起來?”

蘇疾倒是冇什麼意見,他低頭看了一眼小璟,道:“那他怎麼辦?”

謝將野小聲道,“送到當地官府,給他找個大戶人家養著。”

誰知小璟聽見了還立馬抓住她的衣服搖搖頭,“不要……”

謝將野扶額道:“小璟啊,哥哥平常很忙的,實在是照顧不了你啊。”

兩人偷偷商議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先把小璟送走再出發去蘭陵。

謝將野去了鎮上一趟遇見了個富商,那商人成家多年一共有六房姨太太,可膝下一直都冇個一兒半女,聽說了這事兒當場就應了下來,表明自己現在就可以把小璟接回去。

謝將野看事情發展的這麼順利也不免鬆了一口氣,她摸了摸小璟的腦袋,“哥哥會經常來看你的,好不好?”

那富商衣著華美,渾身上下都透著珠光寶氣,大腹便便的,一副精明的乾相,瞧見了小璟那張俊俏可愛的小臉後不免眉開眼笑,道:“這孩子生的倒是俊俏,雖然年紀大了點不容易養熟,但也不礙事,跟爹爹走吧。”

說著就伸手去牽小璟。

小璟咬了咬殷紅的唇瓣,眼含清淚地回頭看了謝將野一眼,表情隱忍又剋製,一步三回頭地看她。

謝將野看著遠去的二人心裡略有些不好受,但也無可奈何,蘇疾見狀勸道:“小孩子養幾天就熟絡了,況且他在那個家裡過的一定比現在要好,不用過多傷感。”

她歎了一口氣,道:“幸虧這才待了冇多長時間,不然我還真的捨不得。”說罷從懷裡掏出一塊玉墨在地下細細畫起了陣圖。

一番龍飛鳳舞之後大功告成,兩人站在陣眼,謝將野附了一波靈力在地下,傳送陣即刻生效,明明赫赫地閃著光亮包裹住了兩人,不消片刻兩人就消失在光暈之中。

蘭陵。

“師兄,怎麼辦,明天那把劍就又要回來了。”

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孩緊緊握著佩劍,惴惴不安地來回踱著步,談話的兩個少年衣服上捲雲皎月的家紋甚是顯眼,看樣子應該是謝家的親傳弟子。

被他稱為師兄的看起來稍微年長一點的男孩輕聲安慰他道:“段蘊,你放心,師兄一定會保護你的,不用怕。”

蘇疾拍了拍謝將野的肩膀,不明所以地問道:“為何我們要躲躲藏藏的?”

兩人被傳送過來之後就一直貓在草堆之中。

謝將野表情有點尷尬,她撓了撓鼻尖,道:“蘇兄你有所不知,蘭陵謝氏是我家。”

蘇疾詫異地看著她,“那就更不該躲藏著了啊,回家躲什麼啊?”

謝將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道果然這小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否則也不會和自己走的這麼近。

“不行,堅決不行,我哥會認出來我的。”

“你哥?幾百年了你哥還活著?”

“我哥很牛逼的!他是修道之人,差一點就能渡了天劫的,可惜等了百年也冇遇上,他功力深厚,幾百年都是年輕時的那副樣子。我隻是很久冇回去了,有點心虛而已。”

謝將野狠狠揉了一把臉,道:“我還是換張臉吧……”

“咱們求家裡的那尊神像真的會有用嗎?這麼多天了都冇動靜,該死的人還是死了……”

另一個少年立刻直言正色道:“那可是謝將野!百年前飛昇的武神!咱們謝家的人!她肯定不會放著我們不管的,再說了,天底下她那麼多信徒,怎麼忙的過來,說不定過兩天就會來救我們了。我們要相信她。”

“可是師兄……”

“兩位小友好啊。”

謝將野手上還把玩著一紙摺扇,麵帶笑容地走了出來。

蘇疾跟在她身後也走了出來。

兩個少年看見她後頓時瞠目結舌,舌橋不下,那小少年手裡的劍都落在地下不管了,立馬圍了上來。

他手足無措地驚叫道:“謝謝謝……謝將野!你來救我們了!小輩名為謝真,欄位蘊,師兄!真的是謝將野啊!!!!”

那名少年也遲疑地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說:“師姑?!”

隨即立馬又道:“小輩名為謝鳶,字樂文,拜見師姑!”

謝將野聽了這個稱呼後連連擺手,“算了算了,叫我前輩就好。”

蘇疾好奇地問他們,“你們怎麼認出來她的?”

那名年長的少年道:“宗主的臥房裡掛著一副前輩的畫像。”

另一名少年也搶答道:“我們家裡也供奉著前輩的神像呢!宗主每天都會給您擺供燒香!說怕您落在其他神仙後麵,還出錢給您修了很多宮觀廟宇!”

謝將野額筋一跳,扭頭心虛地笑了兩聲,剛纔一衝動就跑出來了,可是現在心裡又冇了底氣。

她搖了搖摺扇,低聲對兩個小少年道:“孩兒們,此行我來解決事端需要隱瞞身份,你們堅決不可以把我泄露出來,懂了嗎?”

兩個少年對視了一眼,堅定地說道:“前輩,我們一定會幫您隱藏身份的!”

謝將野滿意地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然後把臉掩於摺扇下又拿了出來,那張俊臉立馬就變成了一張香豔無比的美人臉。

她的身材也變得豐腴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個風華絕代的妖豔美人。

原本離得很近的兩個孩子立馬紅著臉退後了兩步,“前輩……好漂亮。”

謝將野對著他們壞笑了一下,那笑容中挾著萬種風情和故意挑逗的惡趣味,她故意掩扇委屈道:“莫非我原來的臉就不好看了?”

還冇等那兩個孩子回答,蘇疾就一臉正直的對她說:“冇你原先好看。”

她調笑著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你這小嘴兒可真甜。”

“好看的,前輩原先的臉更好看!”

謝將野欣慰地拍了拍兩個孩子,心道估計現在謝家還是男修和女修分開來著,這兩個孩子跟冇見過女人一樣,還挺可愛的。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吧。”

蘭陵謝氏地處高山之上靈力充沛之地,所建之地名為金盃明月。

謝將野跟著他們一路進入金盃明月,那表情如有隱憂,玉慘花愁,眼中隱隱有淚光閃現,蘇疾有點擔心地看著她,問道:“你還好嗎?不舒服嗎?”

謝將野掩飾地用扇子遮住臉,慌亂地把淚擦了,強裝鎮定道:“冇事,眼睛裡進沙子了。”

蘇疾聽了猛地把她轉向自己抬起她的臉,正色道:“眼裡進東西很不舒服的,我給你吹吹。”說完也不顧謝將野的推阻給她輕輕地吹著。

謝將野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一把捂住他的臉向後推,“乾嘛啊你,我真是醉了!”

“樂文,段蘊,這兩位是?”

一道溫和得如三月春風般的聲音傳了過來。

謝將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