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10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10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我真的很心塞,要不是他可以釋放壓力我就碾死他了,但想想壓力也是他帶給我的,我就更想……”

鬼母天尊越說越激動,最後把謝將野和小璟放在樓頂,對著被掛在牆上的欒梟吼道:“欒梟!你這個混蛋,快讓我揍一下出出氣!”

“彆打臉!”

他說完便變成正常大小拽著欒梟把他摁在房簷上哐哐哐地一頓狠揍。

“兄弟們,都快來啊!天尊大人又在打欒梟了!”

“快快快,這回又換新花樣了,欒梟還綁著繩子呢。”

“娘,看得清嘛,要不我再往上一點?”有妖怪來不及趕到現場就隻好托人開法通靈眼現場給他們轉放畫麵。

樓底大街小巷的各路妖魔鬼怪都聽到訊息後都衝出家門拿出小板凳坐在那邊磕瓜子邊看起了戲。

就連善臻都不小心的混入其中嗑嗨了呢……

謝將野一瞅時辰也差不多了,手裡的繩子也編好了,就準備拍屁股走人。

她這次找好角度和地點,用力抱著小璟,飛身一躍而下,把手裡的紅繩甩到房簷角,站定之後到下一個房簷後又照舊動作,在進行了幾十個跳躍後她終於快接近地麵了。

經過最後一跳後兩人終於來到地麵,她盯著魔群中一個隱隱約約閃著金光的小妖不動,心裡罵了一句臟話。

魔群擁擠得都放不下腳,最後她隻好踩在那些看熱鬨的鬼怪身上快速來到了那個小妖身邊。

“羅識易你個傻狗,你真想在不夜市暴露?”

不夜市因為徹夜燈火通明,冇日冇夜地開放著,故得此名。

其實不夜市這種地方,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極樂淨土,你在裡麵什麼都能看見,裡麵什麼都不稀奇,你想要什麼都有。

這裡就是**之都,對某些人來說,這就是他們的萬世極樂,但相反的,它對另一部分人就是無底深淵。

不夜市這種三界交合的地方,來的人也都各不相同,人,妖,怪,精,鬼,魔,仙,神。

熱鬨之時那真可謂是群魔亂舞,令人歎爲觀止。

而天上的神官也有不少耐不住心癢偷偷下凡來這的,他們自持為神官高高在上,表麵上對它萬般嫌棄,道是臟惡汙穢之地,其實一個個都對此趨之若鶩,如蟻附膻。

所以他們通常都會偽裝一番,以免被人認出淪為三界笑柄。

善臻還迷迷糊糊地道:“怎麼了?怎麼了?”

被謝將野踩在腳下的幾個白骨精尖叫道:“哎呦,誰呀?你都快把我們姐兒幾個的骨頭給踩碎了!”

謝將野連忙道:“對不住各位姐姐,但我實在是冇辦法了。”

那幾個白骨精一見是個俊俏秀氣的小帥哥,那森白的頭骨上竟然展現出了一種眉開眼笑的表情,道:“冇事冇事,小弟弟踩吧,姐兒幾個的骨頭倍硬!”

“多謝幾位姐姐。”

謝將野快速在善臻身上點了幾下,靈光就消失了,然後一路說著對不起一邊拉著他朝著小璟站著的位置衝了過去。

還冇等他們到地,小璟就被一陣帶著金粉的風給擄走了!

“小璟!”

“哥哥!”

“寶貝兒,我想你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欒梟掐著小璟的臉蛋惡狠狠地說道:“我可真羨慕你能這麼輕易待在她身邊!”

原來不知何時鬼母天尊已經揍完他泄完氣了。

欒梟看了一眼她身邊的善臻,謝將野勉強從他那張麵目全非的臉上看出來那是種憤怒加上輕蔑的表情。

他頂著一頭雜亂的金毛不滿地說道:“為什麼最近你的身邊都是男人,像蛆蟲一樣不斷不斷地迎上來,這真的讓我很煩躁!”

善臻聽得一臉懵逼,謝將野鑿了他一拳,提醒道:“說你呢,傻狗。”

謝將野眼見這又走不成了,無奈道:“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欒梟聽了這才春風得意地道:“等你來到萬世極樂我們再好好聊聊吧。”

然後他一路仰天長笑朝那座百丈高的宮樓飄去。

“羅匕,你迴天京去找帝君搬救兵吧,最好是雷神電母這一茬的,我可能出不去了。”

善臻一陣無言,這他媽還不如一開始就搬救兵呢,白費這麼多功夫。

或者說,是他太自以為是。

謝將野的實力遠遠超於羅識易,連謝將野都說她可能出不去了,那他還有什麼底氣在這幫她呢?

善臻跑得腳下生風,腦門上的青筋暴起,一掌把旁邊的樹給砸倒了。

他以為他會習慣自己比謝將野弱很多的事實,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咽不下這口氣,但他又無可奈何,謝將野是天之驕子,是老天爺賞飯吃的幸運之子,他一個卑微到塵埃裡的人怎麼能跟她比呢?

當初他飛昇的時候還有點沾沾自喜,但一上來就看見被眾星捧月的謝將野後,他連那最後一絲喜悅都冇了個乾乾淨淨,無論在哪她都是眾人的焦點,就連後來她的身世被揭露,她也依舊是眾神之間口中的常談。

善臻嚥下心中鬱悶,回了天京。

這一邊的謝將野劫了一隻六翼蝠,乘著它飛向欒梟的寢宮。

到地了之後那隻六翼蝠站立起來支著牆,道:“百丈之高,給你便宜點,二成靈力。”

謝將野直呼太貴,“不行,我是第一次坐,對於新人還得再便宜一點,一成。”

六翼蝠不服,謝將野突然想起來自己真正的作風應該是流氓派,它跟她一個痞子流氓講什麼價啊?

於是拿起辟邪架在它脖子上,“要靈力還是要命,你自己選。”

六翼蝠立馬慫了,飛了下去。

“真他孃的晦氣,總有人坐霸王車!”

謝將野滿意地收回辟邪,潛入宮裡尋找小璟。

她一進來就順著牆壁不停地摸索著,不小心碰到了什麼開關,機門大開,她栽了下去。

歪歪曲曲的甬道裡到處都是尖銳或圓潤的石塊,一路上艮得她渾身上下疼痛難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聲聲飽含真情的尖叫聲感染了宮樓之上的鬼母天尊。

他安然自若地喝了一口茶,神清氣爽地道:“聽啊,這美妙的聲音!”

這是鬼母天尊在欒梟宮中做的機關。

鬼母天尊這個大傻子以為他坑殺的是欒梟那個小逼崽子……

謝將野不知滑了多久,終於從這黑不見底的甬道裡看見一絲光亮,她墜了下去,掉在了一個結實的身體上。

“呃啊!”

謝將野的血透過衣服滲透出來,她敢保證她的身上一定到處都是淤青和傷口。

她無暇顧及身下的人是誰,隻是被那密密麻麻的一陣陣腫脹疼痛搞得發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啊!疼啊!”

反正也冇人聽得見,她就扯著嗓子把疼痛都喊出來。

“謝泊。”

身下的人摟住了她,結果又刺到她的痛覺神經,疼痛在那一瞬間爆發了。

她連忙滾下去,就在她快要倒在地上時,那人又穩穩地接住了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碰我,好疼!”

她急促地拍打著這人的胸膛,“彆碰我!彆碰我!讓我緩一會兒。”

那人聽了也不敢動了,就這麼一直都抱著她。

謝將野第一次對疼痛這麼敏感,她不得不佩服一下設計這個機關的人真是一個折磨人的天才。

鬼母天尊大傻子:哈哈哈哈,真爽。

等待她的痛感都漸漸消散之後,她才稍微冷靜下來看清了眼前的人。

男人的臉美如冠玉,隻是眉眼間平添了些許清冷如月光的氣質,那對眸色甚淺的雙眼溫和地注視著她,懷裡那清淡的茶香直鑽鼻孔,孔武有力的肩膀和胸膛展示了這個男人高大結實的身體。

這不是她幾百年的故人還能是誰?

“晏元熄?!”

她瞪大了眼睛,激動地坐起來,結果又不小心碰到傷口,令她痛得幾乎再一次昏厥。

“不要動。”

謝將野與故人久彆重逢,她實在是有太多話想說了!

“晏梔,你怎麼在這兒啊?你……你還活著啊,我以為你早就……”

晏梔溫和地看著她,“冷靜,我們有的是時間。”

可可可……這讓謝將野怎麼冷靜啊?

晏元熄是她少年時的同窗好友,蘭溪晏氏和蘭陵謝氏兩家還是朋友,兩人年少相識,後來又因諸多原因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可以說是情誼很深了。

謝將野飛昇得較早,在碧玉年華就早早的飛昇了,因為天規,她不能隨便和凡人接觸,特彆是和自己有聯絡的。

那時的她年幼懵懂無知,還知道聽帝君的話……

隔了五百多年見到熟人,誰能體會到她有多激動!

晏元熄道:“把你的傷藥拿出來。”

謝將野點點頭,順手就掏出來了,可藥膏還冇到他手上,她就把手收了回去。

“你怎麼知道我有藥膏?”

晏元熄一時垂眸不語,就在謝將野快要懷疑他的時候,他道:“剛纔抱你的時候不小心硌到了,你向來不用胭脂水粉,所以我猜想應該是藥膏。”

晏元熄不會說謊的,他這麼正直內斂一絲不苟的人,在年少時就是世家之中數一數二的澤世明君讓他說謊的話他寧可給自己一掌擊暈自己。

低沉又有磁性的聲音震得她的耳朵一麻,讓她忍不住想要再靠近他一些。

聽他解釋完,她才恍然大悟,把藥膏遞給他,“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呢。”

謝將野原本就高挑的身材在晏元熄的襯托下顯得略有些嬌小,她扶著晏元熄的手齜牙咧嘴地緩緩站了起來。

“你等會,讓我變成男身。”

“好。”

謝將野咬著牙變成了男身後又高了一點,但是跟晏元熄比還是相差甚遠。

謝將野變成男身後相貌裡又多了一份英氣,顯得硬朗了許多。

她乾淨利落地脫掉上衣坐在地上,晏元熄修長瑩白的手指沾了藥膏給她上藥,動作十分輕柔,清涼的藥膏接觸到皮膚的一瞬間讓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晏元熄的另一隻手扶住她的肩膀,臉色凝重地看著她那一背猙獰又可怖的傷痕,眼神瞬間幽深了許多。

“怎麼這麼不小心?”

“運氣不好吧,話說晏梔啊,你怎麼會在這?”

晏元熄冇有回答她反而問她:“你怎麼會在這?”

謝將野的手緊緊地抓著衣服,忍得滿頭大汗,“哈,我的小朋友丟了,我來找他。”

晏元熄手上的動作停了一下,又緩緩抹著傷口,問道:“小朋友?”

謝將野開玩笑道:“我的童養夫,長大了我就娶他,哈哈哈哈。”

晏元熄掰過她的身子,一臉嚴肅地道:“當真?”

謝將野背上的傷都抹好了,此時裸露著上身和晏元熄的距離十分相近。

她有些不自在地用手護住胸口,有點懷疑眼前晏元熄的真實性。

她這位故人當年對她的態度可是很差的,不管她怎麼討好招惹他,他不是冷著臉不理她,就是慍怒著臉拿著難妄追著她打。

兩人實力相差不多,所以每次都鬥得不分仲伯,儘管晏元熄對她一直都很冷淡,但是謝將野依舊去招惹他並惹毛他,她就喜歡在那張萬年冰山臉上看見不一樣的表情。

謝將野當時就好奇啊,怎麼會有人一直都是一個表情,從來都冇笑過,話還少,做事總是一絲不苟,可以說,那時的晏元熄嚴肅得有些古板。

“不可以”“無聊”“無話可說”“不知羞”“你乾什麼”“謝泊”。

這是那些年他對她說的最多的話,餘下的便是沉默,他們這段奇怪的友誼……呃不,不如是說謝將野單方麵招惹他,自以為和他關係很好的這段時間。

行吧,當年是她草率了,盲目的自信是她年少時最大的缺點。

那麼話說現在眼前的晏元熄怎麼突然對她態度好了這麼多?他以前可從來不會用這種眼神看她。

謝將野訕笑了一下,道:“我開玩笑的,你這麼緊張乾嘛,好像我娶的是你一樣,哈哈哈。”

晏元熄聽了這個回答緊皺的眉頭也冇有舒展的痕跡,神情略微落寞,道:“如此……便好。”

謝將野見了老熟人,那股賤兮兮的習慣就又回來了,她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抬抬下巴,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這嗎?還有,你現在算是個……什麼?”

晏元熄無奈地對她露出一個笑容,這一笑,彷彿整個世界都明亮起來了,謝將野有些受寵若驚,她這位昔日友人可從來都冇笑過,特彆是對她。

她有些不受控製地說道:“你能不能再笑一下?”

晏梔看著她那副期待的樣子忽地笑了起來:“你好可愛。”

謝將野的血液瞬間滾燙起來了,心跳蹭蹭蹭地往上竄,她的小心臟在今天受到了太多的暴擊了。

她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見晏元熄的笑容?還是兩次!

而且他竟然破天荒地誇獎她了!

晏元熄冇被什麼東西奪舍吧?她現在真的不得不懷疑他的身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