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古典架空 >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 第1章

頭禿奧,病嬌仙君每天都想獨占我 第1章

作者:謝將野晏元熄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02 來源:番茄

謝將野,臭名昭著的天庭第一女武神,第一,也是唯一。

古往今來,武神們都是男人在坐鎮,像她一般靠著強悍武力飛昇的女人就她自個兒;飛昇陣仗浩大得能把帝君的金殿震塌的也就她自個兒;剛上天就要還債的也就她自個兒。

她著實是冤啊,這還他媽不如不飛昇了呢,剛上來就他孃的欠了一屁股債。

這她剛上台哪來的信徒給她燒香還願啊?這不明晃晃地搞官場針對嗎?

帝君溫和地拍拍她的肩,指了指遠處坍塌的金殿,“和善”地微笑道:“今年好好乾,說不定年底就能還清。”

謝將野在凡間時因為家大業大就對金錢冇什麼概念,那真是一擲千金都不帶眨眼的。但神仙之間流通的都是功德啊,若不是如此她還能偷偷下界回家搬一點金磚過來。

但債務並不是讓謝將野心累的原因,你瞧瞧,這四麵八方遍地都是玉樓金閣,桂殿蘭宮,你看看,那殿裡隻手擎天,英明神武的武神們,好看嗎?好看就是好打手。

天界成立以來數個年頭裡,不乏有女神官,但無一例外都是文神,冇日冇夜地在殿裡批摺子。

她在凡間每次課業過不去的時候都會來拜拜這些文神,還略帶同情地派人燒個三天三夜的香來犒勞他們,她敢肯定,近幾年的不少文神都是她養活的,誰讓那天殺的門派一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

因為謝將野自小受文神操勞武神輕鬆的思想荼毒,所以對文神一職那是一向避而遠之。

她牛啊,整天舞槍弄棒,弓馬嫻熟,她造啊,對筆墨之事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就是為了搏一搏武神之位。

然後這個小天才終於成功了,現在她在武神堆裡那可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雖說大家貴為神官一般都自持身份,言語行事之間都端著架子,但總有些不信邪的傻子往上湊,找她試水的人那是排滿了五城十二樓。

他們隔三差五地就要來比試一番,武神們都皮糙肉厚打一架倒冇什麼,遭殃的就是那些琪花瑤草,神霄絳闕,還有就是那些武力不勝的文神們。

嗯,索幸不用她賠。

她一邊忍受著那幫武神們的騷擾一邊任勞任怨地下凡降妖除魔,結果這幾年勤勤懇懇,省吃儉用還他媽又欠了五萬功德。

直到有一次玉晨真君把她的腿打折了帝君出來主持公道賠了她一百萬功德,謝將野這個大聰明一下子發現了商機。

她開始主動招惹那些武神,每次比試之前她都會強調:

“破皮十萬功德,淤青二十萬功德,流血三十萬功德,骨折一百萬功德,內傷二百萬功德。都注意點啊,不許賴賬。”

在如此耍流氓了一段時間後她拖著傷殘的軀體賺了個盆滿缽滿,把債務還清了之後終於不再跟個鱉孫一樣畏首畏腦偽裝自己了,直接點名道姓地把最常欺負她的武神揪出來扔到凡間放開了手腳往死裡揍,反正神仙都死不了。

此架讓她一戰成名,從此以後再也冇有不要命的挑釁她了,個個都尊稱她為景微殿下。

謝將野還特意把畫麵托夢給他們的信徒,那些信徒們見自家上仙被揍得屁滾尿流,於是紛紛掉頭都去信奉她了,因此她又多了一大波信徒。

然後一躍跳入凡間,再也冇有回來。

“元貞二十三年寒月初三,景微殿下下凡自此再無蹤影,至今為止已有五百年一十五年。”

孔文仙君收起卷軸,道:“帝君,景微殿下已經幾百年冇有迴天庭報到了,您看要不派幾個人下去找找?況且近日之事——”

帝君細長的指節有節奏地敲打著玉案,掃了眼殿下的諸天仙神。

其實他下界撈了她不止一次了,人家打死不肯回來,苦口婆心勸冇用,威逼利誘也冇用,就是不肯上來。

“這跟我想象的不一樣!怎麼天界也搞人間那一套呢?煩死了,以後彆來找我了。”

敢這麼和帝君說話的千古以來隻有她一個。

雖然人家驕橫,但人家有驕橫的資本。

每年的功德榜她都輕輕鬆鬆摘得甲子,在人間坐擁九千宮觀 ,福澤綿延千裡而不絕,長明燈佈滿整個瑤池,景微殿下的名聲響亮整個四海神州。

帝君能怎麼著啊,慣著唄。

可人這一旦名聲大了啊,難免會有眼紅嫉妒的在背後抹黑你說你閒話戳你脊梁。

有對你讚口不絕的,就有對你罵不絕口的。

人的本性永遠不會泯滅,即便是成為了神。

表麵上一口一個殿下,背後卻把你從九重天貶到什刹海。

而景微殿下這一生最大的汙點就是她弑父殺母,活埋了自己的親妹妹,僅僅為了一己之私屠了一個國家。

能成神的人手裡多少沾點人命或者救了多少人命,她選擇了最不堪的一種。

如此喪心病狂,鮮廉寡恥的人成了高高在上,法力無邊的神。

惡,在一開始就種在了人們的心裡。

縱使你做的好事再多,即便你再強大也不會有人服你,他們隻會懼怕你,唾棄你。

謝將野花了不少時間改變了自己的過去,把現實深深地埋於塵土之下,編造人們想要的形象。

神,必須要完美,必須要符合人們心中的形象,必須要成為他們想象中的人才叫神。

而天庭最大的敵人——鬼母天尊倒是對謝將野青睞有加,覺得她天生就是做大事的料,三番兩次地拉攏她。

有點心動。

不怕你壞,就怕你又能又壞。

“孩子,你本有更好的歸屬,為什麼要執迷不悟呢?”

“天界的待遇好。”

因為她這一句話,神魔兩界的頭頭都沉默了。

帝君表示,隻要不犯事想在凡間待著就待著吧。

可時間長了,她也得偶爾露個麵不是?又何況最近危害一方的邪祟和她有關。

帝君有些頭疼地捏了捏眉心,道:“有冇有人自告奮勇?”

“我!”

帝君一看,是最近飛昇的新貴炎陽真君。

炎陽真君本名蘇疾,性情直爽豁達,樂天達觀,倒也不失為好人選,而且和景微也冇過節……

炎陽真君手底下的副官扯了扯他的軟甲,提醒道:“殿下!萬萬不可和景微扯上關係啊,會倒大黴的!”

“為什麼?”

“那就炎陽真君吧,過來我和你交代兩句。”

副官氣急敗壞地看著自家傻乎乎的殿下走過去,那表情是一萬個恨鐵不成鋼。

“炎陽,你初來乍到,對景微不太瞭解,但你可以放心,她冇有傳聞裡那麼不堪,你就心平氣和地和她講明原因,她自會和你來的。”

於是天真無邪的炎陽真君就這麼下了凡。

老爺山。

誰能想到,堂堂一介武神謝將野打個盹兒的功夫就被賣到山裡挖煤去了。

活了幾百年了,這等離譜的事兒她還是頭一回遇見。

她看了看自己烏漆麻黑的手,極其潦草地在衣服上抹了抹,剛想休息一會兒,那邊翹著二郎腿的黑工頭就扯著他那公鴨嗓喊:

“那邊的!那個誰!過來,把這箱煤搬到庫房去。”

她懶洋洋地應了一聲,慢悠悠地過去搬煤。

其實,挖煤還挺好玩的,就是時間長了容易腰疼。

那黑工頭見她一副敷衍塞則的態度就氣不打一處來甩著長鞭就往她身上抽。

她人冇事,鞭子斷了。

“哎哎哎,你乾什麼!”

她一言不發提起黑工頭的領子就往煤堆裡摔,一邊摔還一邊往他嘴裡塞著煤塊。

謝將野金枝玉葉的哪受過這委屈啊,這她能慣著他嗎?勃然大怒之下也就忘記神仙不能對凡人出手的規矩了。

反正隻要冇人看見就行。

謝將野鳳眸微眯,“你以為你抽的是誰?”

“乾什麼呢?造反了你還!”

這陣騷動引來了其他片兒的工頭,幾人四下聚成一圈凶神惡煞地圍了上來。

謝將野狠狠抹了一把臉,微微一笑,“一起來吧。”

為首的那人吐了一口唾沫,“他媽的,兄弟們,一起上!”說罷便首當其衝莽了上來。

謝將野不緊不慢地從懷裡掏出一截紅繩,朝這群人的上空一拋,紅繩瞬間暴漲數倍,一圈又一圈地把人連頭帶尾纏了個結實。

不消片刻一窩紅色的繭就成了,然後謝將野一腳接一腳地把他們踢出了煤洞。

“中門!哈哈!”

周圍那些麵黃肌瘦,衣不蔽體的人們紛紛給她跪下,口中呼喊道:“仙人救命!”

謝將野把這些可憐的人們帶出煤窯後,在山體上重重砸了一拳,頓時天塌地陷,塵煙障目。

人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一拳砸毀了一座山。

她拱手微笑道:“勞煩大家把功德記在景微廟之下。有時間就多去拜拜,絕對靈。”

突然一隻小小的手拉住了她的衣襟。

謝將野一低頭一個瘦巴巴的小孩眼睛亮閃閃地看著她。

她蹲下來看著他,“有事嗎?”

小孩黑黝黝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謝將野,也不說話。

謝將野用自己唯一乾淨的袂裾擦了擦他臉上的煤灰,發現這小孩長得很像她一個故人。

他的手緊緊地攥著她的衣袍,生怕她跑了一樣。

她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臉頰,“小孩兒,想乾嘛呀?”

謝將野抬頭問了一圈,也冇人認識這個孩子,估計就是煤販子在哪順手拐的。

小孩兒上前默不作聲地抱住了她的脖子。

謝將野覺得有些好笑,“你這小孩兒怎麼還賴上我啦?”

思慮之後,她一把抱起這孩子,冇辦法把他丟在這不管啊,連一個小孩都拯救不了又何談拯救蒼生。

過一會兒人都逃的差不多了,這偌大山間裡突然靜了下來。

“景微殿下。”

謝將野和小孩兒應聲都朝身後看了過來。

炎陽真君踏著朝霞正向他們走來。

謝將野被他的靈光晃得睜不開眼,她心道,哪個傻逼下凡不遮靈光?

“彆動!這位兄台,把你的靈光收一收,下凡要熄燈這是天庭的規矩。”

蘇疾停住腳步歪了歪頭,“啊,怎麼辦?”

謝將野背對著他走了過去,看似隨意地在他身上胡亂拍了幾下,靈光就冇了。

“多謝景微殿下,在下名為蘇疾。”

謝將野這纔看清了他的模樣,男人身軀魁偉,劍眉虎眼,氣宇不凡,身披一副白甲,神采奕奕的表情像隻充滿熱情的雪鴞。

她忍不住在心裡為這個男兒叫好一番。

“找我有事?”

蘇疾大大的眼睛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兒,拿出一塊手帕十分自然地貼在她臉上細緻地擦了起來。

“您的臉很臟。”

謝將野奪過手帕自己動手擦著臉頰,“快說,什麼事?難不成你想告發我?”

“您也是為了救人,我會替您瞞下來的。不過,今日我找您另有其事。”

他拿出一宗卷軸遞給謝將野,道:“近日蘭陵一帶有大量信徒求願,修道之人開壇做法向帝君求助,道有一古劍,年久成精,怨氣極強,遇人即砍,現已有二十五人遇難,都是仙家之人。”

謝將野的表情從聽到蘭陵起就有些怪異,再聽到作祟的是把古劍那表情就更精彩了。

卷軸上列著遇難者的名字、門派,結果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姓謝,還是同一門派的弟子。

謝將野表情有點難看。

“帝君說此事影響極大,還牽扯到您的過去,所以請您迴天界一趟。”

謝將野往上托了托孩子,“不行。”

蘇疾心道這和帝君說的不一樣!

謝將野指了指懷裡的孩子,“你替我照顧孩子啊?”

蘇疾猶豫道:“也不是……不可以。”

“那成,不許養死了啊,我回來要驗查的。”

蘇疾上前抱住小孩兒,但是冇動。

小孩兒箍著她的脖子不撒手,像隻石居一樣黏黏糊糊地纏在她身上。

“不要丟下我。”細小的聲音中還微微顫抖著,像一隻瑟瑟發抖的小動物似的。

謝將野拍拍他的背,“哥哥不會丟下你的,隻是現在哥哥還有事要處理,你先跟這個哥哥待一會兒。”

說完又扯了截紅繩係在他的手腕上,“你隻要拉拉繩子,我會感覺到的。”

如此誘哄下小孩兒終於肯跟蘇疾走了。

“帶這孩子去吃點東西,再好好洗漱一下,再買點衣服給他換上。”然後掏出了幾塊碎銀子給他。

她望著金輝斜照的天邊,眼裡隔著千山萬水的韶光,映著一絲憂愁和無奈。

上一次回去還是五百多年前,回去了免不了聽到些什麼風言風語的……不想去。

但如果蘭陵的那件事真是它做的,那麼諸天神佛們一定又會有關於她新的談資了,不,說不定已經談起了……媽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