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曆史 > 隋唐:我竟是第十九條好漢 > 第10章

隋唐:我竟是第十九條好漢 第10章

作者:裴元崢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30 12:41:32 來源:番茄

月色如水。

如一層薄紗一般籠罩在大地之上。

雖已是深夜。

但裴家父子三人仍在帳內,把酒言歡,饒有興致的聊著。

歡聲笑語,不絕於耳。

“父親,聊了這麼多了,有些話我想我還是得說。”

“宇文成龍咄咄逼人,我們還是要有所準備啊。”

酒過三巡,裴元崢找準時機開口道。

“準備?準備什麼?”

裴仁基苦笑一聲,隨即猛灌了一口酒。

“嗬嗬,我作為大軍副帥,苦勸不得,若是宇文成龍執意出兵攻城,最終失敗的概率極大。”

“到時候宇文父子把戰敗的責任往我身上一推,我便成了替罪羔羊了。”

裴仁基曆經兩朝,自開皇初年,便擔任隋文帝楊堅的侍衛。

後又輔佐隋煬帝楊廣,平叛護主。

三十餘年了。

哪怕明知前路凶險,他也會在忠君護主這條路上走下去。

“宇文成龍此人心胸狹隘,無論最終是勝是敗,恐怕我們裴家都討不到好。”

“所以......所以父親有冇有想過另一條路?”

裴元崢眉頭一挑,隨後拿起酒壺,為父親又是添上了一杯酒。

“崢兒,慎言啊!”

聞言,裴仁基也是心頭一驚。

下一霎,抬手直接摁住了裴元崢手中的酒壺。

雙眼之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目光。

他是冇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還有這樣的誌向。

“對啊,爹,如今天下大亂,而我們裴家也是走投無路,不如直接反了吧。”

裴元慶也是個急性子,直接開口附和道。

“慶兒,你怎麼也......”

“我裴家世受皇恩,怎麼可以行此倒行逆施之舉,此事絕不要再提了。”

“我相信皇上隻是暫時被宇文化及這些奸臣所矇蔽,隻要我等儘力為皇上分憂,他一定會看見我們的苦心的。”

裴仁基臉色一冷,搖了搖頭。

麵對兩個兒子的意見,倒是異常堅定。

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走這一步。

見父親還是下不了狠心,裴元崢明白,需要把最關鍵的點給點透。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自己的靈魂是現代人,以後來人的角度去分析,自然能看出隋朝這艘大船已是搖搖欲墜。

可是裴仁基卻如何知道呢?

他隻知道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所以必須要打破他最後的幻想。

作為一名文科生,裴元崢覺得自己是要從上帝視角來分析一下了。

旋即端起酒杯,麵向裴仁基大聲道。

“父親,孩兒鬥膽,想要和您聊聊天下大勢!”

“你且說來。”

裴仁基麵色深沉,緩緩點了點頭。

“父親,當今皇上連年大興土木,對外不斷用兵,繁重的徭役、兵役,使得田地荒蕪,民不聊生。這是事實,對吧?”

“大隋就如同這堆滿糧草的糧倉,可是如今卻著火了。”

裴元崢說的興起,將酒一飲而儘,隨後直接將酒杯重重摔在地上。

“點燃這把火的人是楊玄感,大業九年他反了。但是他冇有從糧倉裡麵運出任何糧食。”

“現在各地起義軍四起,河南有瓦崗寨,河北有竇建德,江淮有杜伏威,他們都想來從這失火的糧倉裡麵運糧食。”

“對了,不止他們,他們的背後站著不少世家大族,這些世家大族在暗中出錢出力,是這些人在扶持這些造反的起義軍,因為這些世家大族也想分一杯羹!”

說到這裡,裴元崢重重跪倒在地,含著淚對裴仁基接著道。

“父親,糧倉遲早是要焚燒殆儘的,是與糧倉同歸於儘,還是火中取糧,為裴家謀一條生路,全在父親一念之間了。”

下一霎,裴元慶也是跪倒,喊道:“望父親速速決斷!”

“啪啦!”

裴仁基手指微抖,酒杯掉落在地。

本想將兩個兒子扶起,可還冇等邁腿。

不知怎的,雙腿一軟,一個踉蹌,竟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真的要走這一步了嗎?

“就算真的要走這條路,那這條路又豈是好走的?”

“且不說這支軍隊,我們能掌控多少。”

“這算全部掌控了,我們這邊反了,馬上就會有朝廷的軍隊來圍剿我們。”

裴仁基低著頭,喃喃自語。

“父親,先乾了再說,何必畏首畏尾!”

麵對裴仁基的諸多顧慮,裴元慶倒是滿不在乎。

他縱橫沙場,未遇敵手。

自然是不會懼怕任何人。

“父親,其實兒子倒有個折中的方法。”

裴元崢低頭思索了一會,倒是有了一個思路。

“快快說來!”

“父親,其實我們哪怕走上這條路,也不必當這個出頭鳥。”

“首先宇文成龍自然是必殺的,他死之後,以父親在軍中多年的威望,相信掌控大軍不是問題。”

“接著我們不必高舉反旗,隻要向朝廷上書,宇文成龍為瓦崗所殺,大軍損失慘重,需要休整,以便拖住朝廷。”

“而我們此時就需要占一城為根據,徐徐圖之即可。”

裴元崢一邊說著,一邊已經踱步到了帳內掛著的大隋地圖處。

“不知父親認為我說的方式是否可為?”

“而我們又占何城為好啊?”

兒子的發問,讓裴仁基陷入了沉思。

收攏軍隊,占城自保。

或許真的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至於選擇何處為好。

多年的行伍經驗,也培養了裴仁基敏銳的洞察力。

隻是瞥了一眼地圖,心中已有答案。

“虎牢關!”

裴仁基與裴元崢對視一笑,異口同聲的說出了答案。

虎牢關作為洛陽東邊的門戶,因西周穆王在此牢虎而得名。

南連嵩嶽,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

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為曆代兵家必爭之地。

如今大軍駐紮之地,離虎牢關並不遠。

正是趁機奪關的好時機。

再者,虎牢關中糧食物資充足。

足以支撐大軍長時間駐紮。

當然,在裴元崢的心中還有第三點考慮。

作為一名文科生,當年的死記硬背冇想到在穿越之後有了用處。

如今已是大業十三年三月。

過不了幾個月,李淵將會在太原起兵。

而一年之後,宇文化及會在江都謀逆,縊弑隋煬帝。

那時,纔是真正的天下大亂。

虎牢關毗鄰洛陽。

而楊廣之孫越王楊侗正在洛陽。

到時,便可挾天子以令諸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