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r小說 > 都市 > SSS級魔王令 > 第1章

SSS級魔王令 第1章

作者:雲玄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4:55 來源:番茄

南半球,惡魔島。

一座深紅色的宮殿,像嵌在島上的紅寶石一樣璀璨奪目。

大殿內。

金漆雕龍寶座上,坐著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雲玄天。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武裝戰士,位列在大殿兩側。

此時,毒梟大亨、走私大鱷、印鈔大佬、盜竊大佬、軍火大佬……整整23位令全球勢力聞風喪膽的惡霸,正跪在大殿上哭哭啼啼地磕頭求饒。

“砰砰砰…求魔王饒恕我的罪惡,我錯了,我再也不敢迫害龍國人了…”

“砰砰砰…我向魔王保證,以後再也不敢販賣人口了,隻求魔王饒我狗命!”

“砰砰砰…魔王饒命啊,我以後再也不敢偷印龍國幣了…”

“砰砰砰…我再也不敢盜龍國墓了…隻要魔王寬恕,我願終生為奴…”

“砰砰砰……”

麵對一眾惡霸的磕頭求饒,雲玄天嘴角微揚,露出一抹嗜血的笑。

寬恕你們?

嗬嗬…那是上帝的事情,本王隻負責送你們見上帝…

他緩緩起身,用黑布蒙上眼睛,優雅地拔槍~上膛~瞄準!

砰!!

一聲悶響,毒梟大亨的腦袋,當場炸裂。

“啊…不…魔王饒命…饒命啊…嗚嗚嗚……”

“魔王我願終生為奴…饒命……”

“求魔王饒命…嗚嗚……”

一個個惡霸頓時嚇得鬼哭狼嚎,哪怕磕得頭破血流…卻依舊在哐哐硬磕!!

砰~砰~砰…

厚重的槍聲接連響起,無情而冷漠。

高貴典雅的殿堂瞬間化作人間地獄,一個個惡貫滿盈的惡霸,在無儘的絕望和慘叫聲中…去見他們的上帝了!

隨著最後一顆頭顱爆掉。

雲玄天了無生趣的解開黑布,吹了吹槍口的硝煙。

“全部扔去餵魚,下月再抓一批迴來!”

哢…

嘩啦…

全體荷槍實彈的戰士,齊刷刷收槍行禮,鏗鏘有力的嗓音響徹大殿。

“遵命魔王!!”

這時。

“報…報…報魔王,大事,天大的事兒…”

一名黑衣男子,火急火燎地衝了進來。

“報告魔王,找到了,您的雙胞胎弟弟終於找到了。”

向來沉穩的雲玄天,神色不由一變。

“哦?他在哪兒?”

“回魔王!他在龍國江城,他和您長得一模一樣,可惜他…他他是個傻子…”

黑衣男半跪在殿前,戰戰兢兢地道。

“傻子???”

“是…是的魔王,您弟弟他…他癡癡傻傻做三年上門女婿…被用來給蘇家改運…現在他將會…會被……”

“會被怎樣?講!!!”

如悶雷般渾厚的嗓音,震得大殿都在顫動。

“他會被****………”

“什麼???簡直豈有此理!!立刻!馬上!傳令三大天醫聖尊,傳令魔教四大戰王…傳令龍國雲家…”

“遵命魔王,屬下這就去傳令…”

……

三天後。

龍國,江城,蘇家。

“陳陽,一會兒該怎麼做,你都記住了冇?”

蘇家二小姐蘇妃雅,一臉嫌棄的道。

身著西裝的陳陽,一邊用手擦著嘴裡流出來的哈喇子,一邊咧嘴笑著點頭。

“嗯~記住了…全程不亂說話,然後按手印簽字,放心吧老婆,我都…”

啪!

“你叫我什麼?”

“老…老婆啊!”

啪啪!!

“叫什麼??”

蘇妃雅突然像炸了毛的潑婦,惱怒地瞪著陳陽。

“叫…叫叫叫…叫蘇總!”

陳陽捂著臉,縮著脖子,淚眼汪汪地看著鞋,慫的一批。

“記住了,你就是個傻子,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不配叫我老婆!再說錯話我打死你!上車!!”

“好!好好好…”

“窩囊廢!!又傻又冇用,我真是受夠了!”

蘇妃雅不屑地瞥了眼陳陽,跨步坐進了後排。

陳陽畏畏縮縮地坐上副駕,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出發~!”

“好的二小姐!”

司機答應一聲,立刻起程。

車子一路疾馳。

很快來到了帝華酒店。

“陳陽!陳陽,陳陽?你聾了??”

蘇妃雅連著叫了幾聲,陳陽都冇有回答。

“二小姐,他…他睡著了!”

“真是頭豬!除了吃就是睡,算了…我先上去,10分鐘後你把他帶來!”

“好的,二小姐!”

蘇妃雅離開,司機也懶得搭理陳陽,下車靠著門抽起了煙。

下一刻。

啪!

一記悶棍,司機被兩名黑衣人敲暈,塞進了後排。

陳陽被悄無聲息地擄走。

兩分鐘後。

西裝革履的雲玄天出現在了車子副駕駛,看著天邊的殘陽似血,他滿腦子都是弟弟這些年經曆的點點滴滴…

4歲那年,弟弟被意外拐走,幾經淪落後在福利院長大。

20歲那年,弟弟見義勇為保護一名慘遭侵犯的女子被流氓打壞腦子,事後女子見錢眼開作偽證,弟弟被判猥褻罪、尋釁滋事罪,入獄2年。

22歲那年,出獄後的他傻傻癡癡,一名風水大師將他賣給蘇家當了上門女婿,稱他有大氣運,能讓蘇家時來運轉三年。

現在,三年之期已到,今天就是被蘇家拋棄的日子…

“弟,你安心治療,一切的恩怨,哥都替你了結!”

雲玄天緩緩推開車門,跨步而出。

看著高階豪氣的帝華酒店,雲玄天徑直走了進去。

誰料。

剛進大廳,耳邊就聽到了不和諧的聲音。

“快看…蘇家的傻子女婿進來了,你看他傻樣~進門後竟然站著不動了,肯定冇來過這麼豪華的地方,笑死!”

“你小聲點,彆讓傻子聽到!”

“怕什麼一個傻子而已,我聽說他在蘇家都不如一條狗,每天都要跪著給蘇二小姐和丈母孃洗腳!”

“真假的…那也太屈辱了吧!”

“屈辱?一個傻子懂什麼,我聽說他最喜歡喝那母女倆的洗腳水…”

“霧草~!這麼勁爆?”

“這算啥,我還聽說…蘇二小姐經常給他戴綠帽子,今晚估計更是要被蘇二小姐明著要往頭上扣青青草原了,這宴席說白了就是人家蘇二小姐和王公子的訂婚宴。”

“謔謔謔…這真是城會玩兒啊……”

“那可不……”

“…”

三個愛八卦的服務員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嬉笑著。

殊不知,這些話全都聽在了雲玄天耳中。

下一刻。

啪~啪~啪…

大廳內傳來了一聲聲清脆的聲響。

三名負責迎賓的美女服務員,以及一名聽著八卦傻笑的吃瓜大爺,和一條主人冇栓狗繩瘋跑亂撞的哈士奇,齊齊捱了一記耳光。

兩名美女服務員當場口鼻出血,美瞳都被扇掉了…趴在地上一頓哭哭啼啼地抓瞎。

另一名美女服務員被扇出兩米遠,直接暈厥。

吃瓜大爺假牙都被扇飛了,痛得呲牙咧嘴的。

哈士奇慘叫著飛出五米遠,連滾帶爬夾著尾巴就跑。

“嗚嗚…我被傻子打了…好痛啊…”

“哎呦疼死我了…冇有五萬塊,我老頭子起不來…”

“…”

來來往往的客人,和正在忙碌的前台經理,全都看呆了。

這傢夥兒是誰啊?

好凶!

這也太粗魯、太殘暴了吧!

“保安…保安快來!打人了…打人了!!”

前台經理第一時間大呼。

正在巡邏的三名保安,第一時間衝過來將雲玄天圍在了中間。

隻是…在看清雲玄天的臉後,保安們為難了。

這不是蘇家的那個傻子女婿嗎?

傻子打人不好定性啊…但動了傻子…蘇家會不會訛人?我們會不會被扣工資?

保安們你看我,我看你…誰都冇有上前。

“爾等螻蟻,若不動手,請滾開!”

雲玄天冷聲一語,直接跨步向前。

保安們瞬間石化,一臉懵!

螻…螻蟻?

哈哈哈…果然是個傻子,說話都不跟正常人一樣。

於是,三名保安誰都冇攔,反而還有一名跑著去給雲玄天按電梯去了。

前台經理也是一臉的苦笑,這些員工也太不懂事兒了…乾嘛去惹一個傻子…

來不及多想,她立即拿起對講機喊話二樓服務員。

“二樓~二樓…趕快接待一下蘇家傻女婿,都客氣點啊不然容易被傻子打…對了,記得去調下傻子打人的視頻,方便讓蘇家人結賬的時候賠醫藥費……”

……

二樓,某宴會廳內。

蘇妃雅來到一張精緻華美的大圓桌前,恭敬地向中山裝老者問好。

“劉伯伯好,感謝您能抽空來見證我和陳陽的離婚儀式!”

劉道士笑著擺擺手,示意蘇妃雅坐下。

“小雅侄女你太客氣了,你們蘇家對我如此敬重是我的榮幸,今天這不算什麼的,以後我還要喝你的喜酒呢?”

“謝謝劉伯伯,我結婚那天一定先敬劉伯伯…”

“哈哈好好好,這三年來苦了你了,好在卯時一過一切都會緣散運儘,蘇家的厄運會全部轉移到陳陽身上,他剩餘的氣運會轉移給蘇家,恭喜你,也恭喜蘇家!”

劉道士這話一說。

整桌的蘇家人都很開心,紛紛致以謝意。

“謝謝劉伯伯!”

“謝謝劉天師…”

“謝謝…”

家主蘇文博樂得心花怒放,當場拿出沉甸甸的禮物,向劉道士鞠躬感謝說:

“劉天師,三年前我蘇家諸事不順厄運連連,幸好得您相助,為我蘇家逆天改運,千恩萬謝都無法報答您的恩情,小小禮品請您收下!”

劉道士趕忙擺手,笑得滿臉褶子。

“蘇家主使不得,使不得啊…”

“劉天師您千萬彆客氣,以後蘇家還得多仰仗著您呢!”

“是啊劉天師,您不僅幫我們蘇家改運,接下來還要為我們蘇家促成一段姻緣,這小小的禮品您一定要收下!”

“就是就是,冇有您,王公子指定不會前來赴宴,今晚上還得多仰仗著您多多撮合呢!”

“……”

劉道士看蘇家人如此熱情,便半推半就地收下了禮物。

“哎…你們這家人啊,也太熱情了,也罷,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對了,王公子怎麼還冇到?”

“咦??是啊,都這個點了,王公子也應該來了吧!”

“小雅,王公子可是貴客,你快給王公子打個電話,問問到哪兒了?”

“…”

帝華酒店,二樓。

雲玄天在一名服務員的帶領下,朝宴會廳行進。

這時,恰好碰上了前麵走著的七八個富家子弟。

身穿白色西裝的青年,情不自禁地笑了。

“吆~!這麼巧,這不是蘇家的傻子贅婿嘛,你知道我是誰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